1. <ol id="nxtdn"></ol><em id="nxtdn"><nav id="nxtdn"></nav></em>
        1. <track id="nxtdn"><i id="nxtdn"></i></track>

          <ruby id="nxtdn"></ruby>
            <ol id="nxtdn"></ol>

            我需要借詩還魂

            —— 詩人金鈴子訪談

            作者: | 來源:黃亞洲詩歌發展基金會 | 2019-08-04 | 閱讀: 次    

              導讀:詩人金鈴子訪談,采訪人:錢旭君。

               
            金鈴子
             
              1、您好,金鈴子老師,很開心您能接受我們基金會的訪談。您曾說過——“詩歌的力量與詞語無關,只與氣質有關。”能談談這句話背后的深意嗎?

              金鈴子: 詩歌的氣質,或者氣場。詩歌里面最好的東西,是你感受到的看不到的東西。就是一種籠罩,那種東西很舒服卻無法清晰的把它說出來表現出來的東西。詩歌的“氣氛”不是“意思”。“意思”和“氣氛”是兩個概念,意思是詩歌本身,氣氛是詩歌散發出來的那種“籠罩”。那種很難寫的花朵上的露珠,山脈上的霧氣。那種“氣氛”,許多人不知道或者也不追求這種“氣氛”,追求語言里面自身帶著的那種“場”“氣息”。仿佛是那么一回事,它又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意境。是語言里面自身帶來的,一個詩人靈魂帶來的籠罩,好比海洋帶出來的海面上的氣息。這種氣息、氣質產生的力量打動著你。
             
              2、您覺得,詩人是否應該明星化?您怎么理解詩人的孤獨?

              金鈴子:詩歌不是靠娛樂發展的。詩歌被娛樂是可悲的。一個詩人如果成為一個網紅是可悲的。站在一個獨立詩人的角度是對詩人尊嚴的冒犯。在世俗的眼里的紅,不是對一個詩人的尊敬,而是調侃話題對象,是對詩人和詩歌的異化消融。
            孤獨是入定在一個情緒狀態。不是為孤獨而孤獨,孤獨是打通你到另外一個世界的通道,不是享受孤獨本身。因為孤獨,使人追求一種超越和無限。走進心靈后你會帶來一種震撼,好像走進星空一樣。走進心靈的過程就類似于走進星空的過程,心靈有這么廣大、寬廣、幽深、這么前無古人后無來者、這么孤獨。人,作為人這個個體都是孤獨的,不僅僅是詩人,詩人不過是可以借助一些東西給我們呈現這種孤獨。
             
              3、古人寫詩與現代人寫詩,您認為有什么區別呢?您怎么理解我們的現代詩的小眾?

              金鈴子:古人寫古體詩,其實是他們的生活方式、思維方式、行為方式。到一處就記錄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感,朋友之間相互交流,大多數詩歌里面沒有多少深奧的思想,賦予多少詩歌以外的東西,它僅僅是一種情趣一種生活方式。在這樣交往中產生大量的詩歌,流傳下來大量的好詩。古體詩它所處的環境就是生活方式。現代詩準確的講還是以知識分子為主。十四行體是歐洲傳統的格律詩體,是詩歌史上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一種生活方式,到但丁、歌德的時候事實上是一種復古,是一種記事方式,也是一種祭祀方式。
            我們的現代詩之所以小眾,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找到一種表達方式。因為它既不是一種記事、祭祀方式,也不是一種生活交往交流的方式。面臨的困境是:我們寫它出來到底是做什么呢?朋友之間相互閱讀一下外,它與其他社會階層基本上是隔離的。而且朋友與朋友之間,這個圈和那個圈也存在交流障礙。許多讀古體詩的人讀不懂現代詩,寫現代詩的人也讀不懂古體詩。另外藝術主張一致的大家能夠交流,不一致的也沒有辦法交流。這就是現代社會人在相對孤立狀態下產生的囈語,寫給自己的一種自言自語,應該說這是現代詩的特點。詩歌成為寫給自己的獨白。
             
              4、可以談談您的愛情嗎?感覺“愛情”是你的詩歌主題。

              金鈴子:當然可以。一個心里無愛,不懂愛的人不配做詩人的。愛是個博大的課題,我不僅癡迷與情愛(當然,我所說的情愛包含了親情、友情、愛情),我也執著的癡迷于自然之愛,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與我的生命有著直接的關系。因愛生情,因情有詩。愛情,對我來說,既是萬物,也是虛無,既可以獻給某個人,更向著生命本身。
             
              5、您怎么理解“詩人”這個稱呼?您怎么看待詩歌圈?詩歌在您生命中占據了什么樣的位置?

              金鈴子:詩歌是最原始最古老,同時也是最本真的一種思維方式。詩歌最本質的是求真、求善和美。“詩人”這個詞在我看來是了不起的,因此還是不要動不動就說自己是詩人的好。
            詩歌圈子實際上也是一種群體。只要進入群體現象就有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出現。社會各種群體關系就是一種烏合之眾。勒龐在《烏合之眾》認為,現代生活逐漸以群體的聚合為特征,個人一旦進入群體中,他的個性便湮沒了,群體的思想占據統治地位,而群體的行為表現為無異議,情緒化和低智商。如果說文化創造起源于封閉孤獨和天才一瞬間的靈感,那么群體的特質就是世俗化、平庸化。但是圈子又不可避免的存在著,那么詩歌圈要去戾氣、去任性。詩歌是皇冠上的明珠,八卦娛樂不應該在詩壇上,如果都喜歡八卦娛樂說明這個圈子有問題。現在詩歌圈成了江湖圈,江湖圈的創造力是對的,但是江湖圈永遠成不了殿堂。
              江湖圈、小市民文化圈給那些沒有寫過一首詩,沒有寫過一篇評論,以八卦作為生存的網絡上的好事之徒以生存空間,想罵誰就罵誰想誹謗誰就誹謗誰。誰給了他這樣的權力。到底是應該尊重詩歌還是其它的,詩寫得不好可以批評,詩以外的其他事情就純粹是一種罵街行為。這是中國詩壇的怪現象。也是詩人的悲哀。為什么我們出不了好詩,是這個社會已經世俗化。一個是我們本人也世俗化,更重要的是接受者本人也更加世俗化。這兩種因素就影響了創作本身,要寫出什么高深的崇高的是不可能的。
             詩歌對于我來說第一重要。
             
              6、如何看待女性寫作?站在女性的角度,您認為什么東西是女性最有魅力的東西?

              金鈴子:男人、女人是自然屬性,不是藝術標簽。藝術的多樣性就是讓所有從事藝術工作的人有獨立的不同于他人的藝術思維。在這里男人和女人可能有一定的生理差異,也可能是思維上的差異,但這個差異不是用來分出陣營,而是藝術表現的豐富性或多樣性。
            藝術的最高境界是至善。我把這看成女性最有魅力的東西。
             
              7、什么是經驗化寫作?你以為中國當代詩歌最大的問題是什么? 

              金鈴子:一個寫作幾十年的詩人。寫一堆詩歌出來,不溫不火。說好,又沒有什么經典之處,說不好,寫的又是詩。這就是經驗化寫作。
              詩歌最大的問題,是進入消費的、消遣文化的時代。80年代時候各種詩歌樣式各種詩歌表達我們看到一種豐富的創造力,現在詩歌的手法技法是非常完善的,卻看不出創造力、想象力、爆破心。大多數詩歌是跟風。
             
              8、今后,在創作上您有什么規劃?詩歌是否會一直成為您完成自我的方式?

              金鈴子:我一直想寫一首好詩。
              詩歌能夠使人保持獨立。保持一個人的品味。保持堅定的前行而不受外在左右的定力。詩歌必須是我完成自我的方式,我是借詩還魂。
             
              9、在現實生活中,您是一個怎么樣的女人?

              金鈴子:一個人玩,一個人玩得很嗨。
             
            金鈴子詩歌欣賞
              江南的雨
             
            每次到江南都在下雨
            春夏秋冬,都在下雨
             
            每次到江南,他都送給我一把傘
            每次離開江南,我就把傘丟棄
             
            像丟棄整個江南
             
             
              靈隱寺
             
            我與母親住在白樂橋1號 
            門口是成片的龍井茶。茶花小小的,白
            雨落在花上,花落在土里
            她說:想到花一開就謝了,就忍不住悲傷
             
            此刻,花朵上的一滴悲傷,流下來
            此刻,萬物有序
            北高峰索道上浩蕩的人,完成著各自的輪回
            有人向天上,有人落到大地
             
             
              走在九溪煙樹
                   
            走在九溪煙樹,我們像兩個來自風塵的人
            小康。佛石。百丈。云棲。清頭
            每一個都比你我干凈
            說不出我有多想
            去種草木,給一只野獸譜一篇傳記
            一寸又一寸地侵占這里
            在夕陽下喂養烏鴉,甚至
            在后院養山川,河流,擺梅花鹿陣
             
            在陰雨中,我們走了兩公里
            坐上103公共汽車
            我們就忘記了煙樹,成為兩個委身生活的人
            他偏愛香煙 ,游戲,流水肩
            我偏愛脂粉,紅酒 ,真漢子
             
             
              青  藤
             
            那個叫青藤的人,你我無法觸及
             
            可以摸他的石欄,砍他的青藤
            喝他水井的水
            摸方池,題刻,楹聯
            念一聲:一塵不到
            像一個色鬼,給芭蕉樹掛上白燈籠,紅燈籠
            像一個小偷,揭他房頂的陰陽瓦
            人有疾啊
            要偷
            把他身邊唯一的狗也偷去

            我時常暗自心驚,人不如狗的日子
            開始得太早
            也明白了,為什么在人群中
            我會突然不安,苦悶,像一條喪家犬
            恨不得馬上找一個角落藏起來
             
             
              戊戌冬月過錢塘江
             
            那些年,江湖事時常在你身邊發生
            哪吒出生,白娘子打架
            可惜,我不在
            這些年,我結婚,生子 ,養枇杷精
            可惜,你也不在
             
            今天,六和塔安靜。車、馬、大橋安靜
            你安靜的流著,委婉,溫好
            我知道這是你了
             
             
              孤  山
             
            山下那棵橘子樹
            一個小小的角色,是美景嗎
            它有沒有承受孤獨
            說到“孤”字,我不再開口說話
            看鶴端坐在風景最佳處,飛翔
            含苞的胴體
            讓我成為一個警惕的看客
            學會阻擋
            用耳朵細細打量
            來往的人,他們遲到的愛情
            行宮,花木,佳句,好鳥成群
            我來晚了
            大半個孤山被它們占去了
            它不再孤獨
             
            而今,我終于不用想它
            不用擔心寂寞的夜里
            它在等我
             

              靈隱寺的桂花落了一地
             
            靈隱寺的桂花落了一地
            這黃,從寺廟的至深處發出
            竊竊私語。我這個剛剛到來的俗客
            聽得仔細
            它贈我詩句。贈我過去。贈我現在
            我欣喜若狂
            我鼓噪一聲,發出蟲鳴
            仿佛兩個隔世的親戚,說了一宿
             
            直到我暗自得意
            說了句:“一想到現在活得好好的
            我忍不住大笑了幾次。”
            它瞬間沉默。瞬間不見蹤影
             

              雷峰塔
             
            我與母親坐電梯上了塔頂
            尋找一件發簪,一片蝶羽
            傳世的雜史,筆記,玄中妙法
            或者吼一聲:小畜生,何物傷吾姐姐
            可是,什么也沒有
            想起他說,“正在磨斧頭,去劈雷峰塔
            把白娘子救出來。”
            我就覺得殺光閃閃,喜風切切
             
            就覺得雷峰塔除了幾塊古磚
            真還有點什么 
             
            2018年11月14日00:48:58——25日14:26:49
             
              名家介紹:金鈴子,曾用筆名信琳君,家居山水之間。書畫家,中國國家畫院曾來德工作室訪問學者,馮玉祥詩書畫院副院長。曾參加24屆青春詩會,獲2008中國年度先鋒詩歌獎,第二屆徐志摩詩歌獎,第七屆臺灣薛林青年詩獎。星座:天蝎座。詩觀:詩歌的力量與詞語無關,它只與一種氣質相關。它是我尋求醫治心靈的良藥,我對它很客氣也很恭敬。主張:簡單生活,簡單寫詩。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奇米影视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