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nxtdn"></ol><em id="nxtdn"><nav id="nxtdn"></nav></em>
        1. <track id="nxtdn"><i id="nxtdn"></i></track>

          <ruby id="nxtdn"></ruby>
            <ol id="nxtdn"></ol>

            抒家國情懷,一批書寫強軍實踐的作品呈現當代軍旅文學豐富的光譜

            作者:許旸 | 來源:文匯報 | 2019-08-01 | 閱讀: 次    

              導讀:讀者期待更多高質量的軍旅文學佳作。軍隊圖景與新軍人形象怎樣塑造?這就需要創作者沉入基層深入軍營,了解人民軍隊在強軍征程上的嶄新實踐,才能以獨特視角觀照當代軍人的工作生活狀態,為軍旅文學寫作開拓創作資源。

            從左至右依次為朱向前《中國軍旅文學史(1949-2019)》、徐貴祥《司令還鄉》、石鐘山《春風十里》、推出軍旅文學專號的今年第8期《人民文學》。制圖:李潔

            文學創作如何反映新時代的強軍步伐?為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2周年,在八一建軍節來臨之際,多部軍旅題材新作涌現,呈現出當代軍旅文學的豐富光譜。

            曾憑《歷史的天空》摘得茅盾文學獎的軍旅作家徐貴祥推出短篇小說集《司令還鄉》;繼《激情燃燒的歲月》《幸福像花一樣》后,作家、編劇石鐘山時隔十年回歸軍旅背景小說,捧出最新長篇《春風十里》。剛剛上市的今年8月號《人民文學》推出一整期軍旅文學專號,令讀者一窺中青年軍旅作家的整體實力和精神氣象。在文學評論方面,《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最新期開辟“新中國70年軍旅文學研究專輯”;評論家朱向前推出著作《中國軍旅文學史(1949-2019)》,涵蓋70年來軍旅小說、詩歌、散文、電影、電視劇等10個門類,并附錄200余位作家小傳和7萬余字年表。

            有評論家認為,隨著我國綜合國力的增長,軍旅文學的創作擁有“題材富礦”和“廣闊圖景”。

            讀者期待更多高質量的軍旅文學佳作。軍隊圖景與新軍人形象怎樣塑造?這就需要創作者沉入基層深入軍營,了解人民軍隊在強軍征程上的嶄新實踐,才能以獨特視角觀照當代軍人的工作生活狀態,為軍旅文學寫作開拓創作資源。

            為“凡人英雄”立傳,當代軍旅文學長廊新添動人形象

            當文學創作不斷抵近改革強軍大潮下的軍旅生活現場,各兵種官兵的精神風貌和心路歷程躍然紙上。更多作家嘗試為“凡人英雄”立傳,以文學筆觸凸顯人民子弟兵的愛國情懷、英雄氣概以及他們的歡樂憂傷。

            徐貴祥的《司令還鄉》包括《三尺布》《識字班》《司令還鄉》《鮮花嶺上鮮花開》四部短篇小說,充分展現了軍事文藝“戰位”不僅在歷史戰場,也在正氣浩然的現實日常。書中既以“正面強攻”姿態書寫戰爭的殘酷與創痛,謳歌了充滿血性與陽剛之氣的英雄,也有一批腳踏實地的平凡子弟兵。《歷史的天空》讓讀者見識了戰斗英雄姜大牙,《司令還鄉》中也有不乏典型“徐式”特色的角色,如《三尺布》中的特務營營長孫大竹、《識字班》中被媳婦送回隊伍的八路軍連長金廣友等。

            徐貴祥曾在1979年和1984年兩次上前線參加戰斗;也正因參加過戰爭,他對戰爭的理解要真實得多。投身創作30多年,“戰場上的記憶仍然歷歷在目,那些一起承受艱難、憧憬和平、追求勝利、頑強不屈的戰友們,我一個也沒忘記,他們就像棋子一樣在我心中擺動。”徐貴祥坦言,軍事文藝要為實現強軍目標服務,要用文學藝術的力量去激活正能量,鼓蕩精氣神。

            解放軍藝術學院原副院長朱向前評價,徐貴祥是真正從兵堆里滾出來的軍人,兩次進入南疆戰場,經歷了戰火淬煉。“他對軍事的熱愛,對戰略戰術戰法的鉆研,對單兵動作和班、排、連戰術的諳熟,以及刻骨銘心的兵的生活經驗和生命體驗等,都在小說中一覽無遺。”

            新時代的軍旅作家不僅書寫部隊官兵在強軍路上的夢想與豪情,也不回避軍人作為普通人所面臨的世俗困惑與兩難抉擇。石鐘山《春風十里》中,農家子弟李滿全在即將退伍的日子里,面對返鄉的命運、初戀的背棄,左右為難,接到為江師長女兒江歌做勤務員的命令,兩人在各種機緣下修成正果。但時過境遷,因部隊裁編,李滿全轉業到林場工作,再次遇到初戀情人馬香香,而妻子江歌也與自己漸行漸遠……《春風十里》巧妙地將小人物命運放置到大時代背景下,一如繼往的戲劇沖突,千回百轉的命運承合,接續了《激情燃燒的歲月》暗含的脈絡基因。

            不難發現,石鐘山作品里很少出現宏大戰爭場面的實景式描寫,而將文學聚光燈投向和平年代的軍營生活和軍人精神世界。戰爭硝煙和歷史記憶更多是一種背景或底色,作家訴說英雄時注重的是生活洪流對軍人多面性情的鍛造,鮮少臉譜化或一味“高大全”人物,角色真實可感。

            發掘部隊一線基層聲音,聆聽強軍熱血的激昂脈動

            自2014年開始,每逢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紀念日,《人民文學》就策劃推出軍旅文學專號,連續做到了第六年,引起了文學界和讀者的廣泛關注。今年8月號《人民文學》首發的多部作品,囊括了小說、紀實文學、詩歌等多種體裁。

            比如,《潮起潮涌》《在阿吾斯奇》《進管》等小說以軍旅生活、軍人形象和心志為主,有的講述提升現代戰斗力的艱苦訓練對官兵內心的激蕩;有的聚焦社會青年成為英勇犧牲的邊防戰士,融親情于家國情;或從一名海軍新兵的“成長儀式”探入軍人職責與精神的深處……

            報告文學《阻擊埃博拉》呈現我國軍旅科研攻關和對國際實施人道主義救援的真實故事。這項科研成果的研究和應用、在艱苦環境下實地醫療的過程,不亞于一場重大戰役,科學家團隊組成了凝聚著中國精神、中國力量的威武之師,以挽救無數生命的出色戰績令世界贊佩——這是我們中國、我們中國軍人對人類的了不起貢獻,蘊含著實力、志氣、胸懷和理想,體現出中國作為非洲的“可靠朋友和真誠伙伴”的誠厚行動,更體現出中國作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首倡者的榜樣擔當。《人民文學》主編、評論家施戰軍評價這部作品“立意敞亮鮮明,行文元氣豐沛”。

            組詩《三沙,大海中一座年輕的城》情系祖國南端,詩情飽含大愛,讀來朗朗上口。不難發現,詩歌欄目作品大都來自年輕軍旅詩人,經過強軍實踐的歷練,也煉出有熱血有筋骨有個性更有報國之志的詩句。詩作中既有強軍熱血的激昂脈動,強軍思緒的深沉潮涌,強軍實踐的堅實足音,也流淌著鐵漢柔情。

            當一批新生代文學力量從部隊基層經驗的現實表達出發,將目光投向軍旅一線平凡崗位上的耕耘奉獻者,既拓寬了對不同維度英雄人物的書寫,也為新時代軍事題材寫作提供了新路徑。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奇米影视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