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nxtdn"></ol><em id="nxtdn"><nav id="nxtdn"></nav></em>
        1. <track id="nxtdn"><i id="nxtdn"></i></track>

          <ruby id="nxtdn"></ruby>
            <ol id="nxtdn"></ol>

            日常生活(組詩)

            作者:彭戈 | 來源:中詩網 | 2019-06-03 | 閱讀: 次    

              導讀:彭戈,本名彭易貴,籍貫江西九江,江西作協會員。任過教師、媒體記者、編輯。主編、出版非虛構作品十一部。在《星星》《海燕》《漢詩》《詩潮》《綠風》《詩歌月刊》等發表作品若干。系《深圳詩歌》副主編,現居深圳。


            陽臺上的植物
             
            那盆說不清屬于什么品種的桂花
            被移栽到陽臺上
            推開安全出口的門便可看見
            每日里
            只有它與我對視
            陪伴于左
            時間長于我所有的親人
             
            二月開花
            五月也開花
            八月理所當然開花
            到了臘月
            母親打來電話說
            家里下雪了
            我告訴母親
            這里桂花正開著
            早晨乍見
            一朵蘑菇撐起小傘
            在桂花樹下乘涼
            我感動于這日常的景致
            想起曾經寫過的詩句——
            百年之后
            當我們躺在一個不知道名字的地方
            只有這些植物
            還陪伴在身邊
             
            酒祭
             
            這種感受比痛更切膚
            我用左手使勁掐著右手的虎口
            想不起醉酒的事
            躺在隔離帶上
            瞥見車燈射過來如亮閃的匕首
            舉起左手
            我的習慣
            暴露了一個左撇子的缺陷
            多年后我仍然記得
            曾是用左手打球和賭錢
            可我寫字必須用右手
            右手貼近心房
            那些文字和詩歌必須忠實于心
             
            從廈門到深圳
            所有的被憶起都是過程和某天
            或正午時分
            打過盹
             
            我們總是被時間蹂躪
            它會使你長出白發
             
            在鄉下釣魚
             
            去往池塘的路被茅草覆蓋
            池塘被水藻覆蓋
            我找不到一塊可以安放浮漂的地方
            坐在池塘邊
            風送來母親的呼喚
            這久違的聲音讓我想不起來是在哪里
            我被往事覆蓋
             
            這樣的守候
            如同河水迷戀于深潭
            野花立于墻隅
            草垛蹬在曬場邊
            不見了的親人藏在草綠間
             
            還能做點什么
            我被重重的心事覆蓋
             
            雨水
             
            多年來我一直這樣靜聽雨聲浸潤夜晚
            與一本書親如兄弟,相向而坐
            沒有酒,我們也很容易打發時光
            不懼怕天亮
             
            當我的靈魂迷失在曠野中,烏云密布
            美好的句子就像鳥兒鳴叫令我動容
            我真想在書里大哭一場
             
            我生命里的雨水,人間的雨水
            發瘋了就會使長江決堤
            溫順時也會讓男人肝腸寸斷
             
            書里的雨水,塵世里的雨水
            你什么時候還能讓我澎湃洶涌
             
            冬至
             
            在冬天里,我舉起了雙手
            歡呼雀躍般迎接這嚴寒的到來
            那樣,我就有理由把自己包裹起來
            不被一些意外傷害
            那顆脆弱的心便有了溫暖
            驛動,并發出光
             
            懷抱溫暖
            你可以把白天過成夜晚
            把憂傷看似道路
            享受冬天的日暖花開
             
            其實,生活的狀態是這樣的
            我們舉起雙手
            多數時候是向生活投降
             
            午夜
             
            逆香江溯源而上
            我來到東江
            河源,一個名副其實的地方
            往日的浮華、大都市,還有民主
            都不復存在
            此時只有群山、森林和溪水
            我對一堆篝火表達敬意
            在夜晚守候靜寂
            用庸常
            填充我日漸肥碩的空腹
             
            其實,我是來看梅花
            散漫的草香
            消解了我所有愿望和想法
            夜晚很冷
            大自然的前世今生
            令我肅然起敬
             
            真的,夜晚很冷
            冷得無法再冷
             
            空杯子
             
            我看見一只高腳杯孤單地擱置在茶幾上
            此時凌晨四點,外面雨點滴落
            白熾燈光和落地電風扇的聲響交織在一起
            高腳杯被涂上了一層奇妙的色彩
            我經常半夜醒來,身臨其境
            無法理解窗口的遠山,以及星星的沉默不語
            這些令人絕望的流年的秘密
            對一只空杯子我做不到噓寒問暖
            快樂和憂傷,它總是不請自來
            白天和黑夜的交替更迭
            就這樣挾著我日漸肥碩的身軀奔跑
            我不再指望什么
            高腳杯里,空空如也
             
            深圳乘早班地鐵
             
            穿透早晨的光亮從四方聚攏來
            被一節節車廂收容
            所有的眼睛都盯著手機屏
            世界似乎與他們無關
            只與我脫不了干系
             
            車廂里那些窗,隱匿不明之物
            地底下,黒暗安然泰諾
            你在或者不在
            都是光亮生活的另一面
            我必須面對
             
            多年以來
            我在地上和地下穿行
            那些被大人護送過境趕課的孩子
            是否也在重復著
            我們的命運
             
            慈悲
             
            清晨,臺風無跡可循
            驟雨停歇了它敲打大地的聲響
            穿過一座村莊
            沿著梅林關盤旋的立交天橋
            遠赴庸常之約
            我經常這樣行走,穿過不同的城市
            追尋我徒手便輕易拋棄的過往
            一只溫順的流浪狗與我踽踽而行
            真不忍心丟下它我獨自乘上城市列車
            在沒有表情的人群里尋找熟悉的面孔
            城市的狂妄自大,以至冷漠
            使我內心柔軟的那一部分變得越來越堅硬起來
             
            我也痛恨自己鐵石心腸
            一靠近站臺,這一切念想都煙消云散
            我得趕路,但也不敢忘記
            父親指著我的鼻梁時說——
            你就是個翻身忘本的人
             
            河流
             
            踩著冰凌細脆的聲響走向這條河流
            冬天的早晨,我來到河邊汲水
            肩挑著兩只木桶擔起一份負重和責任
            開啟大門,面對每天到來的日子
            父親打掃路上的積雪,母親生火做飯
            裊裊的炊煙在河流的上空彌漫升起
            一幅鄉村閑適的圖景寫意,充盈你淚水的眼瞼
            這出現在唐詩宋詞里的一幕幕生活的真實
            如今卻要回歸尋找,炊煙隱去了
            積雪消融,溪水孱弱,河流還是那條河流嗎
            養育祖祖輩輩的河流
            日夜縈繞我的河流
             
            流水日夜兼程終歸要走向大海和遠方
            出門的人,回家才是最終的歸宿
            屋檐長長的冰凌早已被城市的喧囂融化殆盡
            落日的余暉里再也找不到炊煙的直和圓
            你回來的目的呢,就是為了看望這條河流嗎
            你的兒孫,怎么沒與你同行
            流水嗚咽,河流日夜唱著那首哀傷的歌謠
            這一路護送你走向遠方的河流
            你生命里的河流
             
              彭戈,本名彭易貴,籍貫江西九江,江西作協會員。任過教師、媒體記者、編輯。主編、出版非虛構作品十一部。在《星星》《海燕》《漢詩》《詩潮》《綠風》《詩歌月刊》等發表作品若干。系《深圳詩歌》副主編,現居深圳。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日常生活(組詩)

              彭戈,本名彭易貴,籍貫江西九江,江西作協會員。任過教師、媒體記者、編輯。主編、
            • 磐安,一生動容

              著名詩人、詩評家孫思最新詩作。?孫思,曾用名慕姐,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上海文藝評
            • 楊克的詩英文新譯八首

              楊克是當代漢語詩人中一以貫之具有個人化歷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詩人,其城市詩
            • 《十二背后的秘密》(組

              十二背后旅游風景區,位于貴州省遵義市綏陽縣境內,擁有600平方公里的占地面積。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奇米影视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