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nxtdn"></ol><em id="nxtdn"><nav id="nxtdn"></nav></em>
        1. <track id="nxtdn"><i id="nxtdn"></i></track>

          <ruby id="nxtdn"></ruby>
            <ol id="nxtdn"></ol>

            7月詩選:月夜,飛翔的事物

            作者:何中俊 | 來源:中詩網 | 2019-08-03 | 閱讀: 次    

              導讀:簽約作家何中俊七月詩選。


              搓繩子的大媽 

            齊草,搓一節
            再齊草,再搓一節
            草活了,自己把自己擰起來
            擰成一股繩,擰成一條路
            可以縛住一頭牛了
            可以縛住一個家了
            可以縛住一條村了
            再搓一節,再搓一節
            可以綁住一個人了
            可以纏住一個鄉了
            可以把這個時代
            綁在石頭柱子上 

            大媽不知道
            王小媚就是用她搓的繩子
            把自己綁到柏樹梁上了
            大媽更不知道
            70年,賣紅薯的何大爺
            就是這條繩子
            把他綁到閬州牢房的
            大媽,也成了一根繩子 

            2019年7月2日
             

              慈悲的人 

            很多時候,我們關上燈
            關上窗戶,一個人呆著
            拒絕風好心腸的探尋
            解除身上的繃帶,如今的土地
            已是滿身的疤痕。她多像母親
            在門外擔著心,輕語
            一遍又一遍敲著窗,喚著乳名 

            站在田埂上的人,手搭涼蓬
            垂著耳朵的水牯牛
            是一團蜷著的火。絕望的人
            正風塵仆仆,奔往故鄉
            玉米和稻子輕聲地喊著痛
            每一次我從沉睡中醒來
            她已經從玉米地,教堂,草屋
            醫院,玉蘭樹和盤龍巷
            趕到我的庭院,把《大悲經》
            念了一遍又一遍 

            2019年7月3日
             

              綠蘿 

            我們這些人,是叢生的
            深圳一伙,廣州一伙
            長得特別旺的,過了黃浦江
            也有到浦東和中關村的
            如你所見,這一捆捆柴禾
            是熬過漫漫長冬的火種
            我們挨在一塊兒,取暖
            一個鍋里吃飯。寒暑表上
            我們是一個表情,甚至
            在同學追悼會上,大家念佛
            也用了同一種調子
            一個人所害怕的,正是所有人
            放在心頭的。只要有一個人綠著
            頭上的黑夜,就沒有辦法
            落下來 

            2019年7月4日
             

              吹氣球 

            可以再大一點,再大一點
            開始有人起哄,加油
            小女孩開始尖叫,舞著手
            他紅著臉繼續吹
            他更賣力。呯,第一個破了
            呯,鼓起來的第二個破了
            第三個鼓得更大,也破了
            遠外的人也跑過來
            加油的人更多了
            破一個引來一片尖叫
            又破一個,又是一片尖叫
            他鉚足了勁,像上了發條
            原來是想吹大,現在
            吹破才是看點,他沉醉著
            享受他破滅和尖叫的快感 

            廣場外,這個城市也越吹越大 

             2019年7月5日 
             

              過瀾溪

            如果歲月是艘蘭舟
            它是那么瘦。從山丫到渡口
            我們走了那么久
            你窗前那對白鶴,舊相識
            我們穿上新袍子。像七月
            開始剪裁夏日的晚裝

            如果一定為這千里的奔波
            找個理由。我可以嗎?
            你不是這人間得以安頓
            這顆小小的心臟唯一的理由嗎
            瀾溪,這尺幅的卷軸
            徐徐展開。潮水輕叩的渡口
            待渡人,已備好了鞍韉

            2019年7月8日
             

              夢游癥 

            那人轉過街角,頭上豎著鐵三角
            一隊游行的人,把自己的肚皮當大鼓
            打著節奏。裝著電腦的腦袋
            從各種車上探出金屬頭來
            芯片的排風扇響得像是抽水機
            臺上有人在演講,他的聲音
            是從山洞里飄出來的,干是的石頭
            濕的是軟泥。手把電視的人
            啃著一根根彩色的蠟燭
            和啃一節甘蔗的情形差不多
            大街是大集市,小巷是小集市
            人們從一個蟻窩里出來,回到
            別一個蟻窩。一個穿白衣的人
            像塊餅干,等著人來把她挪開
            如果一個人是個容器
            你會發現,這世界還是斑爛多彩
            每一個十字路口就是一個大展廳
            空心人,木頭人,金屬人
            都顯得頭頭是道,我和他們一樣
            不停地搖頭,想從白天醒來 

            2019年7月9日

             

              戲說某網紅 

            事件會拐彎,好比在山路上
            你不知道,是拐回到窄道
            還是懸崖。她也是不經意地
            流露出一點點。和汗衫下
            半掩的念想差不多 

            最好是偶遇,不惹人聯想
            還能出其不意。最好的網紅
            是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誰
            連動物園的小白兔也知道
            今天誰又抱了個紅蘿卜 

            有人在油鍋上,有人在乘涼
            煽風點火的人最上鏡
            有人不知道,大伙都知道
            好戲開鑼了,猴王翻出五指山 

            2019年7月10日

             

              教育課

            做狗要有禮貌,不可斜視
            不可老盯著異性
            對,步子慢點,有點教養 

            淡定,淡定,不管前面有活魚
            還是有火盆,你得先觀察
            有幾份危險,有多少勝算 

            輕意不要出聲,不事聲張
            再大的驚喜,也要按住
            假裝是天上的一朵流云 

            一條文明的狗,就是
            別人干別人的事,咱們啃咱們的骨頭
            為了和氣,不摻合
            自家的雪,等著別人來掃 

            2019年7月11日

             

              大鳥

            馬尾松和柳葉桉
            都站起身來
            伶仃洋上能看見它的翅膀上
            沾著潮濕的露珠
            從云梯山滑過去
            從五桂峰滑過去
            又從磨刀門滑過去
            在它的陰影里,我悄無聲息
            西江醒來的時候
            我已經和一棵香蕉樹告別 

            2019年7月12日
             

              石岐河 

            撞上五桂山之后
            這只斷了翅膀的鷹
            就成了石岐河 

            被珠江和西江
            牽引著的良家弟子
            多年來都是一心掛兩江 

            纖細柔弱的石岐河
            一頭撲進了伶仃洋
            才翻了個身 

            2019年7月16日 
             

              月夜,飛翔的事物

            山和樹,是鐵的黑
            孤寂,冷傲,活在背景里
            有些人,是金屬的
            游走在白和黑的線條里
            夜幕里,那些結晶旳事物
            到處閃光,它們
            借著銀色的月光重現
            各自的光芒。那些
            突破重重圍困的心靈
            像月光下的鳥,輕盈,柔和
            抽離現實的虛影與幻像
            我也是一只銀色的飛翼
            借月光重現,一個人的夢境
            誠如此刻,你和三尺外的
            白玉蘭,合而為一

            2019年7月17日
             

              習慣性意外

            再俊的人,隔三差五
            總會有幾個小疙瘩,小麻點
            間或嚴重點,有個小膿皰
            挑破,清洗,消消毒也就痊愈了
            尚有好臉之人,講究光鮮
            在膿瘡之上抹粉,描眉
            涂上漂亮的油彩,一日復一日
            捂著,蓋著,不欲見天日
            小瘡就將成為大患,惡疾,腫瘤
            朝鮮如此,美國亦然
            彼時,有些小瘡捂成了張扣扣
            有一些膿皰發展成了孫小果

            2019年7月19日
             

              三極管

            人是導電體。登上小山頭
            看見參差的收發電線塔
            我想起這個物理原理
            推而廣之,大廈里,廣場上
            馬路邊,市場上的每一個人
            都是一只帶電的三極晶體管
            把一些信號放大,把一些過濾
            頭是正極,接藍天,收太空信息
            腳是陰極,接大地,連自然臍帶
            手臂是信號端,傳遞愛和力量
            在公園,看見長裙的三極管
            走向短發的三極管,你將見證
            物理學上特殊的現象叫藕合
            一只三極管的快樂,將零損耗地
            傳到另一只三極管。同時
            通過各自的陰陽極,將它們
            放大到天地之間

            2019年7月18日 
             

              花間辭

            我不是柏樹,但我有一棵松柏之心
            我努力地成為它們
            成為土著中的孤守者

            作為柏樹,我給自己抽刀
            剔除枝葉和表皮
            去掉多余的毛發和肢節

            我自己剖開胸懷。對著
            大雁飛來的方向。取出我的木芯
            在你經過的道旁,樹起路標

            像一棵樹和另一棵樹
            風雨來時,伸出彼此的雙手
            我用一場雨覆蓋另一場雨

            2019年7月22日
             

              渾蛋

            氣流聚合,罡風卷起
            巨大的渦流向中間滾動
            站在南澹部洲的草叢之上
            天地是顆半透明的渾蛋
            桔紅的流云,閃電包裹著
            蛋殼內,一些肥大的蠕蟲
            啃食著官殿的門樓,柱石
            渾黃的日光,在霧霾里
            以半米的能見度,透視
            這個星球上生物的茍且
            七條彩虹之下,半人半獸的猴族,開會
            迎接失衡的天庭,降落人間
            有人翻開一本血色之書

            2019年7月23日 
             

              舞臺上 

            它是那么匆忙,顧不上
            看我一眼。演出一場接一場
            很多時候,來不及換妝
            索性收起長長的水袖
            一幅短打就邁開了舞步 

            每一天中,它不停地切換
            有時是動物,豬馬牛羊
            有時是植物,大樹,草坪,葦子
            有時是自然景觀,高峰與河流 

            更多時候,擺出這龐大的陣仗
            僅只為我,一個沉默的觀眾
            此刻,我就是那只鷂鷹
            撲入它的迷陣,或穿云而去 

            2019年7月25日
             

              不合時宜

            它意外出現
            在這巨嬰,猛獸,荔枝樹
            發財樹和勒杜鵑的夾縫里
            它如此突兀

            剔除蟲粒時
            我隨手就扔到花盆里
            它意外地發芽了
            它更意外地抽枝了,開花了

            和巨人們在一起
            它毫無勝算,倍受欺凌
            細細的莖,怯怯的小模樣
            可憐的人,還直著細腰板

            往往是這樣:生命拐彎時
            你會遇上意想不到的結局
            雖然看起來,是那么地不合時宜

            2019年7月26日
             

              殺手2

            這天,陽光正好
            大自然春情勃發

            我面帶笑容
            懷揣果子

            過金字山
            穿長命水
            到桂山腳下的草廬里

            三人,各居一角
            飲梅酒,喝山茶

            喝茶,飲酒
            王顧左右

            日暮,人散
            這一天,我們痛快地
            殺死了當天的自己

            2019年7月27日
             

              證明

            開始是小心求證
            一步一回頭
            一步一停頓
            后來是得心應手
            一呼百應
            后來是風馳電奔
            后來是遇神殺神
            遇佛殺佛
            加速運動制動失靈
            史載:難況空前

            真理的輪子丟在草叢
            沒人看見
            一只豹子
            縱身撲向一條河流

            2019年7月29日
             

              藝術宮門前的對白

            藝術宮金碧輝煌
            美國第五屆長詩作品研討中
            一幫畫家溜出來
            在門口一番對白

            甲:他是一位誠實的記者
            乙:他是抽象派畫家
            丙:他是天才的歌唱家

            甲:他留下翔實的文本
            乙:他畫出了我們心中所想
            丙:他雞湯里是滿滿的能量

            甲:歷史會記住這一刻
            乙:藝術之樹將長青
            丙:他推開了一扇大門

            巜Sea Breaking Song》
            大廳的廣播似乎回應著他們的話

            2019年7月30日 
             

              顯靈 

            巨幅的落地窗外
            是個袖珍花圈
            如鑲在建筑群里的綠寶石 

            對著它們的是一張木椅子
            第一次坐下來
            天就黑下來,大雨傾盆 

            那天我看了很久的暴雨圖
            隔天我剛坐下
            天又黑了,又是大雨傾盆 

            第三次,還是大雨傾盆
            我明白,如果坐上去
            老天爺或者木椅子
            就會顯靈了 

            2019年7月31日
              何中俊,筆名秋野珺雪,1967年7月11日出生于四川閬中,長居廣東中山。中國詩歌學會、中國紀實文學協會、廣東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山市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中詩網第四屆簽約作家。中國“每天一首原創詩”詩歌運動發起人,中國詩歌網“現代詩歌”首席版主。作品見《詩刊》《星星詩刊》《詩選刊》《作品》等報刊,入選多種選本。已出版詩集《在水之湄》《一只螞蟻的悲傷》《鄉俗物語》等十余部、散文集《路上開放的丁香》、報告文學《王道》。獲第二、三屆香山文學獎、廣東省“有為杯”紀實文學作品優秀獎。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奇米影视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