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nxtdn"></ol><em id="nxtdn"><nav id="nxtdn"></nav></em>
        1. <track id="nxtdn"><i id="nxtdn"></i></track>

          <ruby id="nxtdn"></ruby>
            <ol id="nxtdn"></ol>

            何中俊2019年4月詩選:高處的事物

            作者:何中俊 | 來源:中詩網 | 2019-04-30 | 閱讀: 次    

              導讀:長河

            10個海子在哭泣
            一萬個哈姆雷特在吟唱
            我也是它懷里的一棵水草

            那些睡去的石頭
            逆著流水奔跑。我這條魚
            在人間穿梭

            寬不過百米的長河
            還沒流到蓮峰山
            就被石岐河收繳了

            孫文路就是另一條河
            被沖走的王二,一直貼在墻上

            2019年4月1日



            桑椹

            你快成了一顆桑椹了
            我對何文麗說
            她滿嘴烏紫,口里含著
            手上拿著的全

            長河

            10個海子在哭泣
            一萬個哈姆雷特在吟唱
            我也是它懷里的一棵水草

            那些睡去的石頭
            逆著流水奔跑。我這條魚
            在人間穿梭

            寬不過百米的長河
            還沒流到蓮峰山
            就被石岐河收繳了

            孫文路就是另一條河
            被沖走的王二,一直貼在墻上

            2019年4月1日
             
             
             
            桑椹

            你快成了一顆桑椹了
            我對何文麗說
            她滿嘴烏紫,口里含著
            手上拿著的全是桑椹

            你是說我紅的發紫了?
            她又放兩粒桑椹到嘴里
            嘟噥著。我是說
            你象那顆棵

            我指指著她身側那株
            沒剩幾粒果實的桑樹

            2019年4月2日
             
             
            無用論

            煤炭在天上抱成團
            河流是個煉鐵車間

            岸上有群人在爭論
            他們是藝術家

            旁邊一棵沒有葉子的樹
            他們喊他叫詩人

            2019年4月8日
             
             
             
            理由

            這條路,一會兒隱入林中
            一會兒伸出亂石。像一根線
            麻如何亂,總能抻出那根頭來

            魚越來越多,水越來越渾
            我們都自得其樂
            俯首書中,就有詩情和禪意

            王二說。我坦然地品茶,論詩
            忘了祖上還留有羞慚二字

            2019年4月3日
             
             
            練習

            柱子,把說話當唱
            可聽到的人
            都覺得他在吼,鑼一樣

            只有老爹明白
            四十歲的啞吧柱子
            還在練習人類說話

            啞吧柱子,沒有人
            和他過家家,他自己過
            沒人給他當老師,他自己當

            他教自己編竹筐
            他教自己補衣服
            他教自己做凳子
            他教自己造房屋
            他還教自己,種蘑菇

            當二狗把柱子
            軟綿綿地從河里撈出來
            我相信這一次,柱子
            是在進行一次潛水練習

            2019年4月9日
             
             
            忽然間

            給玉蘭樹說晚安
            給星子說晚安
            我還給那只孤獨地叫著
            消失在金字山的夜鳥
            說晚安

            忽然間,迷糊里我翻身而起
            晚安!想了想
            這一次,我只對自己說

            2019年4月10日
             
             
            兩個人
             
            我們鹽份不一樣
            流速不一樣
            一個奔騰
            一個緩慢
            如果要比喻
            我們,一個是海水
            一個是溪流
             
            海水和溪流
            很多年里,曾努力地
            要共赴一江
            最后我們都成了石岐海
            各自東西
            東河往東去,西河向西流
             
            2019年4月11日
             
             
            黑洞
             
            我從孫文路出發
            過起灣道,向左或向右
            過宏基路,北外環
            上廣澳,或京珠高速
             
            沿珠江,或西江
            上五桂山,出五桂山
            繞福獲村,過和平村
            活著,就是一條石碌
            淌泥濘、穿荊叢
             
            一本書就是一條河
            一個人是就是一把火
            白天是個白洞,黑夜是個黑洞
            終其一生,我們被動地
            成了環形的暗物質
             
            2019年4月12日
             
             
            理發師
             
            轉過彎,又來到老街
            走一段,我望望前
            看看后,又左右觀之
            這老街,幾米寬
            就是盈握之間
            今天突然就敞亮,大氣了
            似乎光眉光眼
             
            每一堵墻,都露出
            它的底色和細紋
            摸摸剛理過的頭
            我以為老街的敞亮來源于此
            盡頭,駕著工程車的人們
            正在把街樹截枝去尾
            哦,是這些理發師,讓老街
            變回了當年模樣
             
            2019年4月16日
             
             
            漂流記

            我們這些蟋蟀,嘶喊著
            從中山到廣州
            從廣州到成都。又或者
            到上海,到烏魯木齊
            我們正從一個瓶子里
            倒騰到另一個瓶子
            站在天橋上的那一刻
            我竊喜:咱又從塑料瓶
            搬到了玻璃瓶

            2019年4月17日
             
             
            石黑高原

            隆起的高原,叫石黑一雄
            上面矗立著八座高峰

            陽光從正從側面透視
            長崎的倒影在一枚彈殼里

            不同的山道,穿過小黑屋
            花園的道具,漸次拆去

            水落下來,石頭低下去
            每一顆空著的心

            都在等待下一次潮汐
            來填滿,慢慢荒蕪的小徑

            那些身體打結的人
            楠樹一樣伸出了他的雙手

            2019年4月18日
             
             
             
            潮水是如何漫上來的
             
            斑茅草的針尖,頂破浮土
            魚腥草,把耳朵露出來
            春雨的腳很淺
            先是星星點點地飄
            一滴比一滴深,一滴比一滴濃
             
            從第一場春雨開始
            畫布開始洇染,漫延
            一點點,一片片,然后一層層
            綠潮,漫過草皮,漫過低叢
            漫過樹梢,漫過房屋
             
            從草屋走岀來的人,是棵移動的樹
            慢慢地打開,身體的花骨朵
             
            2019年4月19日
             
             
            千佛巖

            很多年,我找石洞
            摸草叢,赤腳沒入山溪
            在大青石上
            等待佛和日頭一起
            從請雨山上走出來

            很多年里,那些背苞谷的人
            扶犁把的人,種小麥的人
            磨剃刀的人,打木箱的人
            像皮影一樣在千佛巖進進出出

            一些人和莊稼一樣倒下去
            一些人牯牛一樣出了門
            更多的人駝著背
            住進了祠堂后的石匣子
            走了的人,活著的人
            他們才是佛,千佛巖的佛

            2019年4月21日
             
             
            高處的事物

            太陽是高的
            北斗星是高的
            它們收割著目光的磁力線

            橫梁山是高的
            大柏樹是高的
            它是另一種頭顱

            奶漿菜,斑茅草是高的
            鐮刀和蝸牛是高的
            新生嬰兒的啼聲是高的

            我將它們舉過頭頂

            2019年4月23日
             
             
            夜歌

            一夜南風緊
            白玉蘭零落的地方
            三角梅吐出一串火焰

            小梅護士從產房里走出來
            臉上綻放著喜悅的花朵
            電話那邊,深山的奶奶

            打開了,通往
            另一個世間的隱秘之門

            2019年4月24日
             
             
            騎手

            中箭的人,樹葉一樣
            紛紛倒下。每一朵云
            掠過亂石灘,都像一只鳥
            悄悄,收起了它的翅膀
            只有橫梁山,正驅風而行
            坐在大地的背上

            投出梭標的父親
            在他的漁艇上,收網
            縱馬一生,他不過一箭之地
            稻穗,豆子,燕麥和父親
            這些最后的騎手
            都跨越了,巴蜀大地

            2019年4月25日
             
             
             
            雙城記

            我往返其間,一百斤的肉身
            是我的行囊。寄存其間
            我像一只笨鳥,拙于言詞
            不尚修飾,疏于場景切換
            在消失的城堡,演說者
            正在粉刷紅色的宮殿
            卡夫卡,艾略特還有石黑一雄
            像那些披著長袍的同行者
            我們都是城廓的一部分
            成為浮土之上,堅硬的支撐
            在這宏大的集市
            我對自己的分解,樂此不疲
            一片尊嚴一斤良心一棵信仰
            均可交易出售和暫寄
            在此城,先生,我們是屠夫
            在彼城,小姐,我輩皆君子

            2019年4月26日
             
             
            相對論

            一山,一水,兩人,一村
            山崗過去,山溪來了
            陽的背面,是陰
            有一道突出的山嘴
            一定,會有一道縮進的山灣
            萬物都是相對。一棵櫻桃
            開了,一定還有另一棵
            一只布谷叫了,另一只會醒來
            心生念想,也會被人掛記
            在和平村,我雙腳陷入流沙
            旁邊的樟樹,互相彎著腰
            人間會有一個相同的自己
            她說。恰如春蘭
            會遇上,另一棵春蘭

            2019年4月28日
             
             
            山神

            每一棵草木,都有神靈
            秋楓開始搖晃的時候
            她開始巡山了。在向陽坡上
            隱身其間,借飛鳥和蜜蜂
            她給每一株活著或者死去的花木
            禱告。下雨之時,她多么羞澀
            接連幾天,也不揭下面紗

            有時候,她是鋤禾的春梅
            有時候,她是獨行的麻姑
            在她看來,長滿棱角和錐刺
            我也不過是一塊石頭
            一株馬尾松,一只山兔
            一只獨步旅行的鷂鷹。我們
            都是神的一部分,也是
            橫梁山,心潮起伏的一部分

            2019年4月29日
             
             
             
            失語癥
             
            它們忙著趕自己的路
            喜鵲,烏鴉,鳳凰和松鼠們
            每一輛走過的火車飛機和汽車
            都生怕為我停竭
            遠山,樓群和街道清楚
            我將要喊出什么,只有風
            驚惶地掩住我還未張開的口
             
            第一千次,路過美容院
            她蒼白的臉,就是紅綠燈
            我沒告訴她,這十字街
            隱藏著十二分兇險。在菜市
            我和每一個小販,在袖管里
            用指頭論價。我看見他們的皺紋里
            有成噸的辛酸,擠扁的愁苦
             
            在精神病院,有人
            給我植入了語言程序,我打開了鎖
             
            2019年4月30日
             
              何中俊,筆名秋野珺雪,1967年7月11日出生于四川閬中,長居廣東中山。中國詩歌學會、中國紀實文學協會、廣東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山市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中詩網第四屆簽約作家。中國“每天一首原創詩”詩歌運動發起人,中國詩歌網“現代詩歌”首席版主。作品見《詩刊》《星星詩刊》《詩選刊》《作品》等報刊,入選多種選本。已出版詩集《在水之湄》《一只螞蟻的悲傷》《鄉俗物語》等十余部、散文集《路上開放的丁香》、報告文學《王道》。獲第二、三屆香山文學獎、廣東省“有為杯”紀實文學作品優秀獎。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奇米影视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