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nxtdn"></ol><em id="nxtdn"><nav id="nxtdn"></nav></em>
        1. <track id="nxtdn"><i id="nxtdn"></i></track>

          <ruby id="nxtdn"></ruby>
            <ol id="nxtdn"></ol>

            11月詩選:隱匿的星辰

            作者:何中俊 | 來源:中詩網 | 2018-12-10 | 閱讀: 次    

              導讀:詩人何中俊2018年11月詩歌選。

            大風之后

            一隊隊的工人
            扛著電鋸,刀斧
            開進了公園和街上

            倒了蔭香,截枝去尾
            軀干就橫著生長
            側倒的秋楓,加固支撐
            秋天,多了斜倚之美

            斷枝落葉,一律剃除長發
            把天空讓給天空
            整傷之美,留給人間

            這樣的場景,歷史不斷
            大風之后,那些傾斜的事物
            向不同的方向,呈現初生的力量

            2018年11月1日
             
             
            牛年牛事

            入春后的橫梁山村
            牛事頻發

            前天黃牯牛踢傷了七爺
            今天水牯牛又掙斷了鐵犁
            二狗家的花牛脫韁了
            踏平了何保長家的南瓜地

            何保長開了支部會
            每隊一個操刀手
            民兵營成立了閹牛隊!

            閹牛隊殺進橫梁山
            見牛閹牛,遇狗閹狗
            風吹草低,牛鳴狗吠

            自此,橫梁山村岺寂百年

            2018年11月2日
             
             
            遇上一棵樹
             
            從富灣路往南,拐彎處
            第十七棵蔭香樹
            是我在這城市的路標
             
            右拐,去老城,過岐江
            左拐,出城,向大海
            每天出去回來都要拐一個彎
             
            十七年后,蔭香樹成了我的親人
            早上是早別
            晚上是晚歸
             
            它沉靜,安嫻,風雨無言
            像每天從樹下拐彎的王小妮
            一下子就從少女
            拐到了體態豐盈的中年
             
            2018年11月5日
             
             
            牛人

            二狗說,他們家有四頭牛
            老黃牛耕田耙地,風吹雨淋
            老爸扛石頭,上山下河
            老媽割秧插禾,還養了
            哥幾條肥壯的小牯牛

            村里的人,擠在一個山窩里
            和二狗家差不多
            都是大大小小的牛人

            2018年11月6日
             
             
            數山羊

            村長發動我們數山羊
            我們下陰涼溝
            過鄧家坪,上橫梁山

            我看見兩頭牛
            四條狗,五只雞,一群鴨
            過張口石山,又過了千佛巖

            雞鴨魚鵝,就是沒見山羊
            村長隨手一指,那里不是
            果然,山塘邊有個小白影

            遠看是山羊近看是花牛
            我們靈機一動。報
            東山羊七只,西山羊十只

            數完三山十八灣
            村長吁了一口氣
            鄉里派的指標有了著落

            2018年11月9日
             
             
            大燴餐
            ——寫在2018年南方詩歌論壇結束之際

            有人抓著一把"老刀”
            切片,切絲,切段
            有人把江南的葉片
            擱在放大鏡下,條分縷析
            這人有個很冷的筆名叫冬簫
             
            占林有一點像個大佬
            一本書一樣翻一篇又一篇
            這兩天我總遇上了一些快刀手
            就和遇上梁山好漢差不多
            莫師兄,秦師弟,袁大哥
             
            一路走一路耍刀弄棒的
            有劉合軍,潘大冬,馬時遇
            桌旁那溜捧酒的美人
            高矮胖瘦都像嶺南的佳果
             
            有些人正在剝開意象的果實
            這些信徒們在生活家
            堆砌語言的地板
            他們,都是建造宮殿的好手
             
            徐一川和林愛冰
            粘了一整天,走的時候還肩抱肩
            就像一首宋詞的上下闕
            在詩歌這張餐桌上
            個個都吃得滿嘴流油。只有我
            那兩天啃了點詩歌的冷饅頭
             
            2018年光棍節
             
             
            隱匿的星辰

            河流俯身大地
            飛鳥潛蹤于楓林
            秋天落在群山之上
            霜葉紛紛趕路回家

            我和這些纖細的草類
            風吹云現,一片蒼茫
            大尖山的深處
            只有石頭和我愈來愈硬

            立在山頭的那只羊
            從畫面里露出了一只角

            2018年11月13日
             
             
            童言錄
             
            昨晚,長翅膀的人來過
            他們帶著面具
            有些人像樹杈
            有些人頂著一顆虎頭
             
            你們都是瞎子聾子
            長著房子般巨大心臟
            卻聽不見草木的哭泣
            那些躲在汽車里的超人們
             
            喝著茅臺液
            正在沉學睡去
             
            2018年11月16
             
             
            舊袍子
             
            他在臺上揮手,頌詩
            出席座談會,作演講
            有時候著西裝,有時候
            把中山裝穿出偉人范
             
            行頭很重要,秘書很重要
            行話說的得體,熱詞
            也炒的恰如其分
             
            人生的成功在于
            每天換了一種標簽
            三百六十天還不重樣
             
            沒人在乎,生了銹的骨頭
             
            2018年11月19日
             
             
            石匠
             
            他把石頭從山體里救出來
            又把貓,狗,牛羊
            從石頭里救出來
             
            他還救出了一座莊園
            一扇門,一戶窗
            從石頭里放出了一把火
             
            他最后從石頭里
            救出來的是觀音菩薩
            觀音讓他侍立在左廂
             
            廟成了,香火旺了起來
             
            2018年11月20日
             
             
            雙腳獸

            我出了桉樹林
            又進了松樹林
            在一叢修竹前逛逛
            又在溪水邊溜溜

            來來回回一個下午
            遇見了許多老熟人
            路邊草叢急奔而去的野雞
            集體沉入水中的鯽魚

            筷子長的小紅蛇
            遲疑了一下,又走開了
            一只花斑鳥落在松樹上
            又啾啾啾地飛過池塘去

            回來的時候碰到一群山羊
            它們乍一見我就撒開了丫子
            就像看到了傳說中的雙腳獸

            2018年11月21日
             
             
            在鐵爐山水庫
             
            打鐵的人,栽樹的人
            修堤的人,都撤走了
            十一月的鐵爐山
            烈煙散盡。只留下
            這一潭碧水,像一塊靛藍的鋼板
            映著環列如屏的青山
             
            從右岸的石徑深入
            青松高臥,隱士般穆然靜立
            烏桕森然,似若故國遺民
            亂花撲面之間,天賴
            如松針落地,琴弦淡影
            盡處,幾處墓室憑水依山
            這梵山凈水,好個歸處
             
            在蓑草邊漫行,入山
            入林,入鐵爐腹中
            塵世漸遠,唯見草叢樹垛
            山影和枝葉間的藍天
            不知不覺人就化了
            成了鐵爐山的一滴水
            一棵樹一朵花,獨自綻放
             
            2018年11月26日
             
             
            進鐵爐山
             
            今天不打鐵
            丫頭〔注〕,把棋盤擺開
            秋風浩蕩,菊花正濃
            宜飲酒,宜歌賦
            船家,去磨刀門外
            網兩刀魚來,今天
            我有一付好胃口
             
            今天不打鐵
            爐子架上,溫酒,烤鵝
            把這肉身,在爐中
            濯了沾溪水,熏點菊香
            滌盡這一身的塵泥
             
            2018年11月27日
             
            注解:丫髻山,與鐵爐山相對,若列侍,均位于西江出海口磨刀門東

             
            刀劍情

            第一次語音的時候
            是晚上十點,老王
            正在湖南衡陽的火車上
            第二次語音的時候
            老王和王婆已到湖北的娘家了

            老王不問我起居
            直戳戳地說你今天沒寫詩了
            老王這一劍看似軟綿綿的
            我覺得,他又抽了一鞭子
            還好,對兄弟伙他下不了手
            雖然他擁有一把倚天屠龍劍

            在我看來,老王是個好劍客
            頗有俠義熱腸,閑來無事
            我們互砍三刀,他劍劍帶風
            而我這把鈍刀首尾難顧
            今天他突然出劍,我趕忙
            把車泊在接源村口的花圃旁
            草就一章,算我回敬他一刀

            2018年11月28日民眾途中
             
             
            位置

            三十多個藍色陽蓬
            一溜擺開在中山港大道上
            一兩個穿工裝的專員
            再配上一塊招牌一張小桌

            有人閑聊。有人在手機上
            看電影。還有人在修自己的指甲
            有人走過,也只是看看
            像閑客,又像是挑肥揀瘦

            好不容易來了一伙美女
            站在招工攤前,拿出手機互拍
            然后唱著喵喵喵錄起了抖音
            顯然,在這相親的集市上
            她們找回了自己的位置

            2018年11月29日
              何中俊,筆名秋野珺雪、金戈。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中國紀實文學研究會會員、廣東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山市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每天一首原創詩”詩歌運動發起人,中國詩歌網“現代詩歌”欄目首席版主,主任編輯。作品見《詩刊》《星星詩刊》《詩歌選刊》《詩歌月刊》《作品》等國內外報刊。已出版散文集《路上開放的丁香》,報告文學《王道》,詩集《在水之湄》《一只螞蟻的悲傷》《鄉俗物語》《飛奔的石頭》等十余部。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奇米影视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