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nxtdn"></ol><em id="nxtdn"><nav id="nxtdn"></nav></em>
        1. <track id="nxtdn"><i id="nxtdn"></i></track>

          <ruby id="nxtdn"></ruby>
            <ol id="nxtdn"></ol>

            詩地圖:那些忘不了的地方(組詩)

            作者:陳泰灸 | 來源:中詩網 | 2019-07-31 | 閱讀: 次    

              導讀:陳泰灸: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中華詩詞學會會員、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散文創作委員會副會長、綏化市作家協會副主席、肇東市作家協會主席。世界詩人大會中國辦事處副秘書長、國際漢語詩歌協會理事、《詩刊》子曰詩社理事、《中詩網》副主編、《漢詩學刊》主編、《國家詩歌地理》雜志特邀副主編、《甜草》雜志主編、《甜草文藝報》主編。



            《呼倫貝爾  我是海拉爾河畔的野韭菜》

            呼倫湖和貝爾湖是海拉爾的兩只眼睛
            彩帶般的額爾古納河
            是大草原送給蒙古新娘的第一只手鐲
            牧羊姑娘在月亮之上束起頭發
            套馬的漢子醉倒在立秋的草垛旁
            鴻雁在今年并沒有來赴草原的約會
            蒼狼和白鹿也沒有換上節曰的新裝
            一碗奶茶浸潤古老的呼麥和長調
            為了下馬酒我們用功利包裹了駿馬的蹄聲
            那支呼嘯而來的箭羽并不是來自草原的奔放
            由南向北的綠皮火車穿透呼倫貝爾的心臟
            成吉思汗立馬廣場展示孤獨
            白色的蒙古包變成背景任人擺布
            只有薩曰朗花依然傻傻的微笑
            你管她叫什么名字她都高興
            藍色的穹頂、藍色的天空 
            白白的云朵、白白的羊群
            綠色的草原、來自大興安嶺的綠色山峰
            額爾古納河對岸的俄羅斯村莊
            是長在《尼布楚條約》里永遠的痛
            海拉爾河兩岸的野韭菜又開花了
            不知那只吃多了野韭菜的頭羊
            又成為那席盛宴的祭品
            滿洲里的燈光水幕
            俄羅斯女孩兒的笑語歌舞
            應該讓夜色擋住的東西歷歷在目
            國門又重修了
            變成了收費景區
            遠遠的看著國門矗立
            其實和平就這么容易

            《宋莊  當你只剩下名字》

            你知不知道你走過的街道是我的鄉愁
            你知不知道你的吻讓我錯過最浪漫的深秋
            我躲在楊樹后不是等那只撒謊的兔子
            再到宋莊我找我第一次走過這里時遇到的溫柔
            宋莊以前是件衣服
            穿在不值錢的詩人身上
            后來幾個畫家來了
            宋莊開始有了色彩
            當幾個歌手在這開始原創的時侯
            宋莊開始做夢
            而最開始做夢那個人
            現在正在二環內數錢
            前赴后繼的那些詩和歌曲
            等在花語家的院子里
            小河漲水才能發芽
            整個冬天
            宋莊都在等
            誰能送來讓我死或讓我重生的消息


            《樂山  你也可以叫安寧》

            大渡河岷江青衣江
            是古嘉州獻給樂山大佛的三柱高香
            清者自清濁者冼心
            用彌勒的寬容廣納世間的徬徨
            我沿著水香跟大佛隔江相望
            一只白頭翁在香樟樹上打座
            蜿轉的經文像仲夏的綿錦細雨
            把我由外向內洗得干凈漂亮
            盛開的三角梅在天空組成無數的虔誠
            摩涯石刻的回頭是岸是不是能喚回走失的真情
            羊蹄甲開花把我的酒意徹底喚醒
            滿街的川味讓人無法平靜
            東坡樓在山頂迎著朝陽變換著筆峰
            凌云寺的藏經樓里保存著三江匯集的神秘使命
            銀杏樹多老愛就多長
            大佛的右耳旁我輕聲說
            有爺真好


            《三星堆是不是劉關張》

            在三星堆
            我尋找最大的酒杯
            除了玉以外
            我找不到什么跟我年代相仿
            太陽神的輪子是用山海經當潤滑油的
            面具其實就是皮膚很白的那個女孩發明的面膜
            信不信只看你后不后悔
            所有年齡都需要靠山
            就像那棵搖錢樹
            搖著搖著就想起那三堆土
            埋了很多故事長出來還是那三棵樹
            其實我就想知道輪回中那只鳥的嘴唇吻過那個巫師
            古蜀國的夏天雪花長滿了那個馬牧河沖走的祭壇
            我選擇相信當年我們經常相逢
            為了消失我和你彼此珍重
            我騎著象等你象牙都老成化石了
            你把青銅鑄成暗戀用黑暗蒙住我的眼睛
            好多人都說神秘都說無法解釋
            我們擦肩而過時
            你說過認識我的青春
            只有蚊子
            跟我有過血的交情
            那一天
            從古至今

            《烏魯木齊  天山鷹的凝望》

            去新疆坐的火車
            雖然慢
            可以體驗思念和在車上做夢
            更能體會一個個地名的甜蜜和熱情
            火車沿著天山腳下一路往西
            讓我想起好幾首老電影歌曲
            我到的那天上午烏魯木齊下了一場很大的雨
            朋友說不管是一個城市還是日子
            隔一段就得洗洗
            可天池下的是雪沒化
            蓋住了去年的往事讓云杉顯得更加高大
            一只雄鷹一直在馬牙山雪峰和天池上空盤旋
            不知相中了我們誰的歌聲
            天池的碧水讓我知道圣潔這個詞真不能亂用
            站在化石山下我猜不出天池的發現者
            是給王母娘娘摘桃的嫦娥
            還是又肥又能飛的恐龍
            回家我選擇了飛機
            主要是為了顛覆我不想走的心情
            早晨給博格達雪峰洗臉的那朵白云跟我擦窗而過
            我曾經仰視的峰頂
            現在變成王母娘娘的餐巾
            我們準備給天山寫首同題詩
            題目就用司機小杜的英文名SILENTIUM(安靜)

            《中寧  火車在這里跨過黃河》

            從東北走華北再到西北
            三天二夜四千公里也沒有擺脫楊花柳絮
            火車駛出太原就變成穿山甲
            石山洞土山洞洞洞相連
            不如把這條線路直接修成地鐵得啦
            省得讓火車擦傷黃土高坡的臉
            黃土高原一定要親自來看看
            一道道溝就像信天游擰成的牧羊鞭
            從土窯洞里接出來的新娘
            被嗩吶聲抽打得哭笑不得
            根本看不清那里能攤平羊肚肚手巾
            只有那棵紅棗樹還在想誰曾在樹下讀書
            黃河流過中寧還是少女
            很溫柔很親切滋潤大片枸杞
            在西部晚上七點半
            太陽還沒有落山
            照在沒完工的風力發電機葉片上
            一閃一閃
            像西部渴忘的眼


            《壽光  誰的菜》

            在壽光
            西紅柿、辣椒叫樹
            二十四節氣合而為一
            每天都在收獲
            無論是果實還是人氣
            三個圣人在彌水邊種過牡丹
            張飛勒馬的槐樹花朵仍然可以下飯
            壽光人不經意間模糊了水果和蔬菜的界線
            是他們用大棚留住春天
            壽光從孔融懂得讓梨之前就知道從海水中熬鹽
            熬出的詩文讓倉擷造字刻上云門山
            其實彌水的源頭應該是李清照的淚水
            只有浸透愛情的圣水才能灌醉所有天氣
            在采摘草莓的季節我們告別壽光
            每人的行囊中都裝滿了圣城的香氣和壽與光的種子
            壽光是誰的菜
            全中國人民都明白


            《濟南  你的母親去了哪里》

            喝了趵突泉的水
            看了大明湖的荷吃了芙蓉街的小吃
            應該去拜拜天馬山的佛
            濟水沒有了
            濟南還在
            這種情況很中國
            濟南的梧桐很多
            反正很多外國的物種來到華廈
            你除了長成寵物綠化樹
            不是被吃光就是變成種植
            天氣和儒家文化一樣
            什么東西走到山東都可以包容
            高高的泡桐提著無數紫色的燈籠給趵突泉站崗
            羞澀的薔薇只在欄桿邊上悄悄地抿嘴
            趵突泉在我來時就像盛開的三朵玫瑰
            不專情的柳絮呀
            一會兒漫空造勢
            一會兒親近春水
            低垂近水的柳技
            是乾隆皇帝當年提字的御筆
            至今沒有新作
            只能用來釣魚
            我感覺趵突泉里的魚很冷
            透過清洌的泉水對食物不太熱情
            趵突泉里的小船蕩到大明湖算是得到了皇封
            濟南就在這泉水的滋潤中悄悄長成

            《永定  土樓的眼睛望不見天空》

            站在山上看永定土樓
            就像兩只眼晴
            旁邊放著一副方框老花鏡
            保護的是客在他鄉的人
            圍不住的是想家的書信和無法看清的心情
            走進承運樓我想起長城
            一個是保家一個是衛國
            每個土樓都隱藏著一段歷史
            可能有關改朝換代
            可能有關武林紛爭
            也可能是富家小姐私奔
            更可能是權貴偷情
            反正我覺得都是有錢人和讀書人的事
            那兩只依偎在欄桿上看大紅燈籠的蝴蝶是不是梁山泊祝英臺變的
            終于有人說請我們喝茶啦
            我抓緊在土樓外唯一有水的地方
            和有特色的小房子合了個影
            導游說
            那小房子是土樓里各家的廁所
            唯一的水面是漚肥的水坑
            啊哈!我的人生
            時過境遷
            什么都可能成為風景

            《廈門  雨飄過鷺江》

            鼓浪嶼上的小街很窄
            讓擁擠在各種風格各個年代房子里的故事
            一時半會走不出來
            鄭成功還在向臺灣望著
            導游說他母親是個日本女人
            十幾年前林巧稚的那些石頭孩子我沒有找到
            長大了的他們不知去了那里
            本想給廈門寫一點關于三角梅的感想
            日光巖早己刻上了舒婷的詩篇
            我每次上島都懷疑馬約 翰球場外的棕櫚樹是假的
            灰色的樹干就象混凝土做的球門
            那些個老牌的帝國
            現在也想站在萬國建筑上
            把球踢進中國的大門
            而東風不允許
            鼓浪嶼上的鴿子也喜歡在球場漫步
            誰有廈門的豪氣
            把海叫江
            誰有鼓浪嶼的執著
            讓巖石也能放光
            廈門與金門很近
            大陸與臺灣很近
            打仗親兄弟
            不合被人欺
            讓我的詩變成種子
            讓膚色和姓氏不要在兩岸站成等待
            窄窄的海峽
            我們兩手一伸
            和平就能從這座橋上通過

            《集美  真不應該只是個地名》

            集美的榕樹老得只能用鐵柱做拐扙胡子長長看不出歲數
            木棉樹剛剛結果海風也無法發現花朵
            陳嘉庚故居前只有一棵龍眼樹
            只剩下幾根主干就像先生的骨頭
            只有三角梅不計較待遇
            無憂無慮的開心
            檳榔樹仍然清秀
            爬樹的情哥哥八十八歲后再也沒有來過
            集美中學的讀書聲滾下臺階
            在沙灘和海浪的分界線開始唱歌
            自打廈門和集美中間有了橋
            海就不是海
            遠方就不是遠方
            南洋就不是南洋
            陳嘉庚是片葉子嗎?
            飄洋過海也要思念故鄉
            車過廈門大橋天開始下雨
            是陳嘉庚存在集美的汗水還是家鄉挽留的熱淚
             
              陳泰灸,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中華詩詞學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世界詩人大會中國辦事處副秘書長、國際漢語詩歌協會理事、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散文創作委員會副會長。綏化市作家協會副主席、肇東市作家協會主席。1981年開始文學創作,有詩作、散文、報告文學、小說發表于《人民文學(時代潮)》《詩刊》《中國作家》《詩選刊》《中華詩詞報》《星星》詩刊,《詩林》等報刊。詩作《黑土地》獲1990年黑龍江省“黑土杯” 征文1等獎;舞劇《千里送京娘》獲1992黑龍江省“群文杯” 征文二等獎;散文《誰為你提著燈籠》獲2010年中國當代散文獎。詩歌《海印象2首》獲第2屆星光杯全國詩歌大賽2等獎。作詞的歌曲《我的大平原》獲黑龍江省“情滿龍江 唱響中華”“我最喜愛的原創歌曲”第一名。出版詩集《在情之外》《綠土之戀》《雨雪之間》《為愛流浪》《感受幸福》《傾聽思緒》等多部,主編大型詩文集《春天的約會》。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奇米影视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