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nxtdn"></ol><em id="nxtdn"><nav id="nxtdn"></nav></em>
        1. <track id="nxtdn"><i id="nxtdn"></i></track>

          <ruby id="nxtdn"></ruby>
            <ol id="nxtdn"></ol>

            蘇小白:夏雨之夜

            作者:蘇小白 | 來源:中詩網 | 2019-07-28 21:00:46 | 閱讀: 次    

              導讀:蘇小白,七十年代生人,出生于河南禹州,祖籍北京。先后于河南文學院、魯迅文學院、北京大學學習,曾師從茅盾文學獎獲得者李佩甫先生和國際安徒生獎獲得者曹文軒先生,曾在《人民日報》《詩歌報》等報刊雜志上發表作品500余篇(首);先后出版詩集、散文集、小說集、研紅文集共十余部。現居美國洛杉磯,為典籍出版社特邀總策劃師。

            夏雨之夜


            洛杉磯

            一夜薄夢,遽然驚醒
            揭起簾紗
            串串美人眼淚
            蛋青底天幕
            滴下。冬青樹,烏柵欄與草
            透出一股憂傷  我且閉了垂簾,
            穿衣走出。木屋檐下垂落根根雨線
            女人青絲,
            自家女人底青絲  在我眼前  撥撒

            我佇一忽兒,推門出去

            天云黯灰 天雨如注
            高高棕櫚樹,經過高潮底窈窕女子
            怎樣痙孿與柔情
            土地酥軟 骨骼酥軟
            落基山  隱在雨絲后邊
            隱在一層白云或一層黑云底后院
            一拱一拱 發青背脊,兀現
            仿佛簾幕后    努力做愛底漢子
            呻吟漢子。雨住了,一行鳥
            迎親路邊雀躍不已底童子
            嘰嘰喳喳   跑去跑來
            太陽,新娘一樣
            彩云底華輦  搖搖出來——

            雨中洛杉磯  淫邪放蕩
            雨后洛杉磯,光華溫情

            2011/1/2,于圣蓋博。


            1、國事

            兵荒馬亂底月色 
            將回首底眼神 頹樹與漸偃底硝煙 
            隔成一冊發黃底典籍 
            其間窈窕淑女或采菱
            或織布或搗衣或吹簫,滿地笑語  
            十里荷香
            打仗是男人們底事  是北方底事
            小江南,在越底后院  在吳底帷幕
            風花雪月

            在春色下逃亡 那匹小戰馬被麥粟絆倒
            跌破底落日穿過村莊  
            丁丁底伐木聲
            在先秦隱士 在春秋大義里 變成幽涼
            男人洗澡,隔壁底女人 撐燈走出
            中原大地,一道黃河沈穩底越過油菜花香 

            北方底胡人秋場點兵 
            號角寒城
            一鉤鐮月將最后一抹雁聲從天際割去,鐵騎襲來
            帝京底高城被一封書信震得搖晃不住 
            膽戰底瘦金體  流傳下去

            墨香 扇風 一代代遮掩美人底盈盈笑面
            才子底調笑聲,吟哦聲,在八角亭  
            曲水流觴
            一只蝴蝶從蒼黃底窗欞破鏡而出  
            女人赤裸
            夏夜赤裸。豐碩底乳房 
            一邊奶著草原 一邊奶著小島
            遠行底人,哭著走了

            2012-6-24,洛杉磯


            2、烽火,在暮春燃起

            烽火,在暮春燃起
            大地上
            千軍萬馬,流云飄過
            一股濃黑底煙散盡  
            幾點村莊,遺落在歷史書上  
            變得荒涼
            祖父的家書里透出一輪月明  
            老宅底垂花門內
            玉蘭花開  白鶴打盹
             
            籬墻下
            蟈蟈已牽著秋天的衣裙低哭 
            玉蜀黍  芝麻,都攜起家眷
            在官道邊翹首。一聲斷雁
            將埋伏在林子那邊的月明招惹來  
            矮風,寡婦一樣
            穿著白衣 

            府邸底蔣先生與窖洞底毛先生
            隔空下棋   落子不悔  
            民國三十八年 
            二人收起棋盤
            海峽兩岸 爸爸喊著爸爸
            爸爸就變老了
            一生底流浪都為找尋當年溫存

            2012-6-25洛杉磯


            3、暗示

            手指探到水
            鳥,逆風飛。
            Wonder到Wonderful
            沒人發覺

            月亮跟蘆葦做愛
            流水跟河床做愛

            2012-7-2,洛杉磯


            4、幽會

            雨底纖指  戳一下荷
            便害臊底兀自舔舔舌頭縮身下去
            鶴腿間底清溏掩一掩綽約底笑意
            又幽深底不吱聲
            揭開枝葉透出媚眼
            那一縫兒惹火底胭紅
            陡然招得來自籬后的山溪
            忐忑呻吟起來
            襲一身米黃裙的櫥燈  悄悄裸露玉乳
            脂粉氣和著肉色底呢喃
            one by one
            透簾撲來

            6/2/2013,磨硯山廬


            1、這個午后

            這個午后,遂讓我想起
            你的嘴角  深情的眸子
            你在電話那廂
            抽泣又笑起

            這個午后,北方的雪
            還在落著
            落在草原
            落在馬背  落在你瘦削雙肩

            鐵木真的鐵騎
            洶涌南下  這個午后
            戰火與鋒鏑映照的史冊
            一頁一頁掀去

            大漠孤煙  風吹草低
            你從馬背上躍下

            這個午后
            雄鷹展翅的藍天,沿著河水
            溯流而上

            2016/5/21,磨硯齋。


            2、紅胭脂

            暮春,西客站
            上演一場艷俗的別離。一輛計程車
            馱起哭泣底黃昏遠去
            華燈,袈裟一樣黃
            雨點,佛珠一樣亮

            (噫,地鐵有抵達西三旗的呀!)

            即刻念罷一千渡怕也著魔道  滿街的窗戶
            皆淚水縱橫了。他一個出家未是出家人
            春天寄來最后一封紅箋被晚風奪去
            陜西巷底嬉鬧聲匿進夜色
            寂寥的鐺鐺車,碾過燈影與水洼中的笑臉
            舊朝公子早已淪落成一名窮學生
            斜挎電腦包  一騎單車
            不忍踏過故家的府邸

            (啊,北京!)

            時光的紅胭脂早已墮落嫩白的面頰
            再相見的雨燕咋飛呀飛,飛不過蕉葉樓頭
            不愿執手,只溫婉淺笑,道聲珍重
            理一理鬢發,她望那邊棕櫚樹下走

            (哎,豪門一入深似海!)

            2016/9/29,磨硯齋。


            3、晚雪

            那年的第一場雪
            從舊相片飄落。手執玫瑰為誰
            光陰蔌蔌遮掩今早的流盼
            注意到了么
            向晚底風  跟著早亦是街邊燈火
            一絲一縷
            皆要在來回的路上  咯出血紅

            踩著那一聲低低呻吟
            你小小心臟
            悸動了吧,唐朝底浪子偷渡邊境
            小小底國
            小小美人  憂愁,宛若風中流動的香氣
            漫天情話終究是沒來及聽么  鋪張成
            昨晚盛大的雪事
            三萬里夜路
            黎明時分,你疲倦底抵達帝京
            我落地洛城
            大時空是間流麗的客棧
            廊外,一枝枝啼鳥
            交流著走錯的路徑

            2016/10/14,磨硯齋。


            4、花縫里的女子

            春天,你襲著小小的裙開放
            悒郁底心還染就那一點羞紅么
            未曾抵達的
            馬蹄
            在鷓鴣馱遠的山后   寂寞踏著

            一只擇水而居的鷺鷥
            一只林間逃婚的小鹿
            一只喝醉酒離開宴席的蜜蜂
            一只夜晚不想回家的螢蟲
            這一切,都沒有那一個浪子孤單

            寂寞踏著
            三月底雨水解去青崖胸前之蝴蝶結,林中
            養了一冬天病的小溪睜開眼睛
            在疏羅蟲鳴  在時光遮掩的山后
            馬蹄
            末曾抵達

            宮城外底女子
            透過花縫朝這廂打望,多少年
            春風不解的容顏呵。
            聽到那一聲子歸了么
            抬手折花,低手理裙
            沒有人注意到她的脖頸飛紅

            2016/10/15,磨硯齋。


            5、海邊美婦



            此刻,我亦忌妒輕挽發絲的那風
            印滿身影底瀲滟,還有走過之輕塵
            我要是那一根自拍桿該多好
            被纖手輕握。心里頭滿是她的溫柔
            一雙眼盛著輕愁

            一雙眼讀著輕愁
            (她不會知道的)我早已是帝王
            沒有人能像我擁有這世間的珍寶,她的聲音  身影
            除此之外,即便兩手空空
            我也尊貴無比



            多想牽著她,就像風牽著云
            海鷗牽著
            海鷗   在海邊奔跑,忘掉小小的秋天
            太陽,很美底在浪花邊舞蹈
            浪花,很美底在岸堤邊逍遙
            (這一群白鶴,是從前世趕來的么?)
            大海的睫毛跳動著眉月
            多像誰張望的明眸  坐著小船
            秀秀氣氣來到
            再不要塵世煩惱



            莫要忘了
            舊相片之外,乃寂寥孤城
            那一個新來病酒的書生
            燈前床頭  一遍遍
            一聲聲
            詢問歸程

            2016/10/15,磨硯齋。



            6、夏雨之夜

            點起典籍中的火
            一把一把
            耀亮厚重的城門
            城門不開  門釘猙獰

            這是一個雨夜

            三千年汛期抬著
            誰的棺槨
            安葬一個美麗的謊言

            (白鴿飛盡。)
            遍地兵甲和猩紅的黎明
            彌漫而出……

            2017/7/19


            7、午后

            雪落在有煙囪的屋頂
            落在新對聯和榆樹之間
            落在誰的張望里
            這是多年前的
            今天
            我透過窗戶,看見
            加州的陽光落在鄰家的房坡
            多像昔年厚厚的積雪

            2018/2/21


            8、過客

            雎鳩,在林子外
            一聲歇過一聲叫著  素顏的日頭來過
            正午,又害臊底走去。
            小河露出一河的笑紋
            小山的影子,悄悄拉長
            長到覆落那所房子

            房子外的柵欄一直沒有
            關上么
            跟著野菊花一起來過的那人,一直沒走

            一年惟有秋天,那人的白馬
            才在砧聲中拴住。沒有人見過的那個人
            來年馬蹄過去的橋邊
            梅花白  桃花紅

            那人不曾停下

            哎——
            一直等到雁字題畫門外黃昏
            滿溝的葦子都熬白頭發

            2018/8/21


            9、眉月

            隔著花枝窺眉月,一陣嬌羞緊
            呀,眉月那廂立著那個人

            那是昔年二月早,一枝青杏小
            陌上的年少翹頭望 樓上簾已卷  簾后人正懶
            小謝家的堂前燕飛斜日暮
            一罥畫眉月側側歪歪在小城門的東南

            或許惦不起,一騎白衫在雁啼下
            比路還遠,比云還淡。遙遙奔來穿過覆霜的角門
            窗前最涼的蕭聲將馬系住。來回跫音顫栗窄窄巷子
            一階的落花,滿頰含淚; 一階的月色,也因著相思折磨
            面龐黃蠟蠟的了……

            呀,眉月那廂立著那個人
            一陣嬌羞緊 才下樓的小品
            隔著花枝,一眼一眼裝著窺眉月

            2018/8/22


            10、那晚

            一段流云是誰的腰肢,發梢撲掃著
            葦風就那異樣底吹  出走的月,僅是一瞥
            就軟倒溪床  扶也扶不起  化成漫谷的白氣
            跟著吹笛的年少  滿頭菊花

            哦,人間八月。昔年走丟的小獸
            叢林中揚起脖子 倒入湖中悸人的面影 隔著浴室之鏡
            或一扇疊翠的屏,向晚回來的人
            向晚回來的人背過淚眼

            滿頭插花的小溪,吹起悠揚的笛子
            ——呀,那一晚  每年秋來,都悠然而至

            2018/8/23


            11、游子

            那個在晚霞家作客,喝醉的
            頹然倒進叢林的貴族
            扶城之西南墻俟一小會兒
            漫天垂翼之peacock,馱他離去
            穿著連衣裙的月
            小蠻腰的月,七朵玉蘭花簇擁著
            撩開宮幃

            這是一場盛大的ceremony
            海鷗紛紛站滿前排
            巨大的游輪也被一群一群趕來的浪拋進暮靄
            一顆金星
            旋即高高跟上  像遙遙掛起的燈籠

            ——這一切,對他這個蕩子竟也不關
            連夜來,他迎著微微起伏的風浪
            顧自瞭望
            一個方向

            2018/8/24


            12、蟋蟀

            一痕城墻隱去誰水濕的眸子
            隱不去
            那年,每晚的秋月
            因相思而憔悴恁忍
            索居的驛站
            蟋蟀,是月色最涼薄的部分

            多年浪子,浪跡多年的英俊年少呵
            一總在側側斜斜寺塔的影下
            風來飲酒  雁去吹簫
            年年歲歲盡度著
            云朵,慣是窗外初年最難拭去的
            淚影
            再轉身,已見到鬢上白霜

            人老去時候
            忽然知道 為難情之剎那
            徑難為一生的念記
            生就這輩子恩仇

            (客棧的晚秋哦,是佐愁的好肴。)

            2018/8/25


            13、空山沙彌

            燕子呢喃寺檐下  晚云倚斜佛塔
            春天,這么個色彩斑斕的小豹
            一頭冒冒失失闖進空山

            接踵而至的這么一個香客,將往事捻成
            一柱香
            在佛案前燃起
            敲木魚的小沙彌緊閉起雙眼 秋月夜的衣裙
            染上九枝菊香   秋月夜的眼神
            一只遠飛的鶴影在回望之林梢
            跌落
            莫非是云下大燕子領著來?芳草的腳步
            將一座空山踩得震天介響
            數起一百零八顆佛珠,也難遁肉身了,且
            唱個諾,單掌豎起

            ——
            小沙彌,今夜在我內心里一總是要逃去
            ……

            2018/8/26


            14、秋晚

            在籬笆   和雪山之間
            是明月走過的小徑。當菊花伸出素手約住西風
            當路人從鎮里飲酒回來,迎面就碰上

            月亮見到歸人,像梅花鹿見到獵手
            像花溪遇到瀑布  像一只白鶴遇著晚起的炊煙
            少婦遇到不熟悉的馬匹
            悄悄躲進林后

            而此時,我亦顧不得
            我早亦是一字雁群里最末的那一只,嘎嘎叫著
            (想在風雪來臨之前)
            趕回家。——呵,秋晚!

            2018/8/30


            15、如果子歸未來

            回望時,籬邊那一株素衣的菊花
            可是童年向我招手的鄰家小姑?秋月的鏡中
            她背過身辮起小辮。當我轉身離開,她扶在墻邊張望

            一只大雁斜飛過來,可是她自童年派來的么?
            走到今夜,我早亦滿心疲憊。西風牽著雛菊,一路追來
            臉龐滾動晶瑩的淚顆
            大雁朝我啼叫,又頭向明月
            為甚么?我無言以對

            溪流摟住叢林淺淺睡去  一片云,睡在湖水深處
            不愿被吵醒。

            我已踩著云影想要向星星借宿

            明年花開漫野的時候,如果子歸未來,請你再趕過來叫醒我
            好么?

            2018/8/31


            16、回憶那年秋晚

            秋晚,哪是誰回臉緩慢走過
            樹叢、炊煙、草垛,誰的臉以滿月的光澤
            緩慢走過

            趟過河她就要換作黑衣
            呵,她的黑衣  以七星點綴
            一行大雁抬著,始終托起垂下的衣袂

            (她是在那年秋天,跟著秋天遠去
            這世上自茲再添一位詩人去吟詩了)

            ——年來秋晚
            房前屋后的菊花,是吟者拭不去的淚水

            2018/9/1


            17、老婦人



            仄身走過煙囪和教堂之間的
            暮色,由一彎細月跟你的憂傷組成
            細月之上
            倒懸著晚清那年的門簾

            你就站在瓶形門后
            瓶形門后邊是盛大的晚宴
            這一年晚宴以繁星爭寵不歡而散
            鐵蹄踏響人皮做的戰鼓
            火焰,跟著人群四散

            你提起衣裙旋身上馬



            黎明,在海水中浸泡。
            七只白鷗,將太陽的尸體打撈
            遺落在沙灘的白襪子
            是那一年移民潮最后退去的浪花

            你的臉,像秋空
            俯視著這一切,包括洛基山皚皚的白雪


            ——以后,每一扇獨守空房的夜窗
            都會有燈下查經的剪影
            跟當年閨閣外的梅花
            花下的白鶴一樣  楚楚動人



            你的子孫,已與德國后裔結婚
            當吃起奶酪,或黃油面包之時
            老婦人的眼睛瞇成風雪夜最凄迷的那一盞街頭路燈
            燈下一位英格蘭底流浪漢
            撥動琴弦

            老婦人嘆息一聲:“當初他也是
            不容易的!——”

            風暴,卷著如狼嗷的明月
            一齊吹向  吹響山坡上那一株白玉蘭
            掉落滿地痙攣的聲音……

            2018/9/2


            18、無題

            當青綢上剌好最肥的那朵牡丹,當白鷺
            飛還深山中不為人知的湖面,才出浴的女子
            靠在床頭,哦  這一切都是春天的夜空
            安靜地在山襟前演出

            當女子穿起碎花連衣裙,當溪流
            路過一桿桿街燈,一張巨大如傘之荷葉上滾動著露珠
            呵,這一切都是那年山坡
            傾斜的夏之夜空,凄美 寧靜

            當一匹青風系上幾樓菊香,當花石子
            輕擲進碧綠的河流,七顆星辰被黃昏煮得露出骨頭
            秋晚呀秋晚,比家園的古井還要幽涼

            一聲怒吼的雪后,一年所有日子都白搭進去了
            房檐下的冰  望見遠遠回來的游子
            冬天的每一個晴日
            都流下眼淚

            2018/9/3


            19、秋晚

            依偎樹林中好久
            夕陽,在一聲鳥叫之后
            別過臉去
            哦,大雁匆匆背叛的秋晚
            一路窈窕走來的溪流
            遇見石橋
            眼神幽怨

            此處天空,多像故鄉青青的水田
            一枚一枚精致細小的稻花
            涼風中搖曳

            誰的衣袂,一痕雪山掩映著鶴影
            依依離去曾經茁壯的枯枝
            斜飛過明月

            2018/9/4


            20、龍泉寺之夜

            月亮,總是脫光衣服走進寺院
            那些個夜晚,小和尚木魚敲得有些零亂

            佛案上的蠟燭是紅的
            蘋果是紅的
            前邊的功德箱也柒成紅的,微張著嘴唇

            小和尚合掌走出,腳步輕快

            風吹著落葉往兩邊去    蒼山負雪
            山前的星子們,在萬丈深淵里泅渡
            好像
            油鍋里爆出的水花

            2018/9/5


            21、北方的冬天

            雪覆蓋的房檐下面
            一對依偎的小鳥,從巢中分開
            彎腰跑出灶屋的炊煙
            熏得冰凌開始流淚

            北方農舍中的男人
            在冬天掃雪  女人做飯的間隙
            掀開溫暖胸脯
            奶養小兒

            一只鳥,中了陽光之箭
            跌落下來,剛落地的剎那
            小圓眼睛一掄
            多像雪地里撒歡的少年

            門外邊的大山  不緊不慢
            仍在下雪
            大山外邊的北方  仍在下雪
            不緊不慢

            2018/9/5


            22、 書生的桃花源

            從家門,到山門
            是從暮春到深秋的距離
            一路上
            下著小雨

            側側歪歪的小巷走著賣花的姑娘
            舊時書生沒撐油布傘,拐過大槐樹
            一匹馬,郁郁行在官道。雨
            忽然停住
            夾柳間的夕陽
            將書生和馬的影子  在水洼里
            拉得很長

            走出東城十里外的地方
            便是桃花源哦

            (其實,走下官道便是桃花源了。)

            一叢竹竿遮掩著稀疏的殘陽
            和塵世
            書生在他的桃花源里飲酒  做詩
            裝著看不見外邊的
            一切

            2018/9/8


            23、南山菊花


            隨著溪流,拐入秋天
            炊煙、高粱和笨拙的黃牛
            織進那匹月色里
            打開家園

            走過的路,汛期一樣泛濫
            四月一樣匆忙
            我是那只有意擱淺下來的駁船
            沒有人知道
            我內心的重量

            我還是他早年衣袖上的菊香
            那個下霜的早晨
            先生掃罷院子一去就不回來了

            留下我。還有夕陽下的南山
            一只久違的鶴早翩翩歸來
            桌上的酒已涼
            墜進去兩枚松針安靜的倒影

            親人,請你們不要為我悲傷
            在我遠遠離去的地方

            2018/9/9


            24、小村夜

            那夜,秋風是橋下最涼的流水
            一個人,吹著口哨走下河坡

            那夜,月亮是蓮田最圓的荷葉
            一個人,怯怯走來

            那夜的麥秸垛呵是寒風中最溫暖的茅屋
            兩個人依偎著。——遙遙村子里傳來燈火
            在冰面上閃爍

            2018/10/4


            25、伊甸峽谷

            五月,太陽從雪頂披散下來
            森林、谷地與溪流
            都浸上一層寒冷的光亮
            我獨自走在濕漉漉的石子小徑。
            兩邊的草都擎起明亮的真珠
            一直通向伊甸峽谷的深處
            鳥飛過的時候
            風吹了一陣枝頭,就偃旗息鼓
            戈壁灘的濕氣往這邊撲
            那端,分明傳出溪流的輕鼾
            一道深碧的影子時隱時現
            突然,我看到一雙眼睛朝我窺探
            密葉遮擋住,有些羞怯,又有些驚憷
            好像忘記很久的
            被我傷害過,又含情的雙目。
            我不好意思與她對視,俯下身去
            裝著去彈沾在褲角上的泥土。
            不知是被這聲音或這樣的姿勢嚇著了
            那雙眼睛陡然轉開。迅速逃掉
            ——原來是一只母鹿,身后還跟著
            一大一小兩只小鹿。遠處
            一對接吻的情侶瞬間分開
            張慌地四下張望,然后垂下頭去走各自的路。
            我很懊悔
            那一個不必要的舉動
            讓眼前的這一切  發生變數

            2018/10/21



            26、羅斯山

            每一個傍晚,月亮
            都要從那一道山梁拱出  或偏南
            或偏北 總與人們相望 庭園起風
            隔著河、鐵路橋和空置的集裝箱
            山,努出脊背的樣子
            又被瞬即趕來的夜色遮住
            多么悲傷。其實,這只是我
            剎那的感覺
            對于另外路人來講
            ——比如,山腳下那對并肩前行
            的情侶
            此刻他們停下來
            自由自在,擁抱親吻對方
            ——
            雖然,不遠處是大片墓園
            里邊居住著老人、孩子,男男女女

            2018/11/5


            27、夜晚

            銅制的月亮,釘在漆黑底
            夜晚。下邊,是白色的鷗鳥與濤聲
            沒有人愿意路過
            所有人都要經過,然后更換樣子
            和名字

            今天,我坐在火旁  遠遠望著
            一群鳥飛進去,
            一片樹葉齊刷刷長出
            一個嬰孩走出很遠了,將要誕生的時候
            突然回頭,問了一聲,湖邊的水蔥枯沒
            當然沒有人回答。接著,就聽到他哇哇的哭聲
            從此,他將忘記這個夜晚之前所有的
            日子

            我坐在這個夜晚的對面
            不想再與這個世界爭吵

            2018/11/6


            28、雪花,落下的時候

            雪花,落下的時候
            我正往家趕。炊煙,在雪花背后
            瓦屋,在炊煙下邊
            母親已走出柴院

            那一年,母親說
            你要到雪山的外邊,外邊有春天
            我就沿著雪花走來的方向
            翻過門口的山梁
            離開雪的世界  色彩斑斕
            異常骯臟

            我知道,我不是一只
            世人喜歡的大雁  跟隨季節
            變換立場

            我亦飛過許多地方,都是像一只
            烏鴉
            向人們報告我看見過的悲傷

            這年,冬天又一次臨近
            我的母親已走出柴院
            她的白發,跟崖上的茅草一樣凌亂
            風很大,倏忽停下
            故鄉的瓦屋
            在彎曲的炊煙下邊
            炊煙,在盛大的雪花背后

            2018/11/7


            29、娜娜

            從舊信紙上,逃出來
            這一輪月明 臉龐還搽有舊年的小桃紅
            在湖畔遲疑。孰料
            這早已是洛杉磯的秋晚
            三只簑衣鶴,相互看一眼
            前后飛起

            天色,依舊是年少
            那年,楝葉撲蔌  隔著籬墻
            邊哭邊張望娜娜的臉龐
            娜娜,你是惟一
            你是鎮上從外鄉來的惟一女孩。大眼晴
            比那些秋夜里的風燈
            還要明亮

            那些年的風燈,是寨子里的溫暖
            大雪都撲不熄。風離開寨子的時候
            娜娜出門 一去不返
            娜娜趟過大河  娜娜趟過大河那一天
            樹林里落雪
            比黑夜還厚

            娜娜,十八歲那年
            從大城郵寄回小鎮一片夜晚
            含著月亮和淚顆
            ——
            此處,這黃昏
            還同黃昏對面讀信的那人,多么迫切
            被郵寄回沒有地址的月夜
            冬天的窗臺

            2018/11/19


            30、雨,下過之后

            雨,下過之后
            山頂那朵白云
            安祥,疲倦 像分娩過的山羊

            小羊在山下牧場的風中張望
            眼神里的憂傷
            連清亮的河水都洗不去

            隔岸馬匹,迎風奔跑
            撞碎的陽光
            和風聲,四處迸濺

            馬蹄,緩慢落下
            小草好奇地仰面觀望

            2018/12/3


            31、雪夜

            大雪臨別的那晚,月芽
            是橋邊最瘦的那朵梅花

            石橋,和橋邊水電站皆穿起
            時令最惹眼的白貂皮草  月光
            傾下來   微微有些醉態
            不忍一窺的面色泛起羞紅

            溪流,待不及亦顧自撥起銀箏
            小松林的宮殿里  七八只鳥雀
            跳起圓舞,復又一個跟著一個
            歇息去
            遙遙的山村悄悄揭開厚厚的蓋頭
            露出一絲酡紅的燈盞
            寂寂的 久久的——
            哎,雪夜那一個遠行的人
            遲遲未還

            2019/1/3


            32、村戲

            日頭臨幸過的山村
            冬天傍晚的山村  微微有些疲倦

            從山后,一路趕來的月亮
            一路領著咿咿呀呀的戲班子  迤邐趕到
            村頭  陡然亢奮起來

            繞著村頭團團轉的,不止是村童
            還有溪水  溪水上晚歸的白鵝  岸邊的螢火

            (不一時皆靜默了) 戲臺上的青衣
            甩一下水袖  溪水,就沖遠縹緲歲月
            童年里的小伙伴  一個挨著一個  蹲在戲臺子下邊
            望過去,像簇擁在瓜棚邊一群青澀的西瓜

            一支漿,一個白胡子老漢  在戲臺上比比劃劃
            喇叭里吹過來狂風巨浪  然而,一個年輕媳婦子
            懷抱著孩子,在燈光,和唏噓聲中  在前邊從容走過
            又從容走來  終于一把將弓下身子躲藏的男人提溜出來

            媳婦子的笑容,跟著漢子的尖叫  皆被一帶
            粗樸的風掠去  一直掠到小溪上  化作一片螺紋

            春天,就這樣一夜一夜踩著戲臺邊的柳條
            嫩嫩底走來

            2019/1/4


            33、《看海》

            月芽,踩著懸崖上的松枝到云那邊去
            松枝下的海水  和海邊的我  固執地守著
            這迷朦的塵世

            過往歲月里的苦澀和悲涼
            都深隱內心  每一陣風浪,
            最終都會釀成面容上的一抹微笑
            示意給
            每一晚路經此處的人

            2019/1/5


            34、《看雪》

            深冬雪花走來的聲音
            是故鄉
            最輕的跫音
            這一群素花小襖的女子
            多么自在  多么單純
            多像我最知足的鄉下表妹呵——
            哪怕得到一點點溫暖
            都會被感動得   眼淚盈盈

            2019/1/6


            34、看湖

            秋天,跟草木站在湖邊
            然而并非草木之人

            只要你輕輕路過
            心里都是你的身影

            2019/1/7


            35、無題

            春風與小鎮的每一場暖昧
            白雪都要坐在山頂流淚

            其實,白雪從未到過這個鎮子
            一直沒有。哪怕是她最該出現的季節

            北山上白雪晶亮的眼淚
            一串一串墜入谷底
            哎,一如那些青梅竹馬的日子
            飄飄緲緲
            總會流過小鎮之枕前……

            2019/3/6


            36、童年的鳩鳴



            屋檐下的炊煙,被麥田遮掩
            那個名叫阿黃的小狗  跑過來又回到母親身邊
            委屈的小河離開水庫要趕很遠的路
            鳩鳴,是那年送我最遠的野花



            綠皮小火車噴著白煙,從山邊轉來
            雨水,亦流下最后一行淚擰身走遠
            小松樹一個個扭去哭青的雙臉
            鳩鳴,是那年跟我最遠的云霞



            大城的窗外每晚都趴著揉得紅腫的月芽
            灑水車碾過秋天不眠的街道,勒著紅領巾的太陽
            崗上值勤
            我從哭濕的信紙里爬起
            鳩鳴,是童年即即不去的牽掛

            2019/7/4
            責任編輯: 周楠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奇米影视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