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nxtdn"></ol><em id="nxtdn"><nav id="nxtdn"></nav></em>
        1. <track id="nxtdn"><i id="nxtdn"></i></track>

          <ruby id="nxtdn"></ruby>
            <ol id="nxtdn"></ol>

            明素盤:《詩是真實存在的思想鏡像》

            ——評析詩人谷風的《小公園》

            作者:明素盤 | 來源:中詩網 | 2019-07-26 | 閱讀: 次    

              導讀:明素盤,本名:祝迎,中國詩歌學會會員,《谷風詩刊》執行主編,祖籍浙江紹興,現居廣西。作品入選《詩刊》《青年作家》《中國現代詩歌》《上海詩人》《草堂》《知音》《都市》《遼寧詩界》 《江南詩》美國《新大陸》《泰山詩人》《詩群落》《紅豆》《廣西詩歌地理》等,著有《明素盤詩集》,詩集《玫瑰集》。



              作為同吋具有詩人和詩評家的雙重身份的谷風,無論在詩歌創作,或詩歌理論專業的評論方面,二者都建立了他自己獨到的言說方式。語言是思想的現實軌跡,正像哲學家把思想變成一種獨立的力量那樣,谷風的詩在當今詩壇擁有他獨立的特殊的詩歌王國。谷風的詩寫方式如泉水一般自然流淌,在現今,到處可見敘事詩、口語詩為主流,他仍堅持純詩的詩寫風格,這讓他的詩擁有了與大眾截然不同的面孔。他的詩純粹干凈,竭力去除非詩多余無用的成分,讓詩就是詩。我知道,純凈的詩歌境界一直是他用心堅持和推崇的。在谷風的詩中,你會讀到許多真本的東西,字與字、字與句、句與句之間相互抓緊與默契的力,充滿彈性想象力的詞句隨處可見。他總是從自身獨有的藝術審美視角,結合大量的世界哲學觀點,和對生存、生命及愛的真誠感悟出發,直抵人心與人性深處。讀者從他的文字中很容易感受到生命力的存在,豐富的視覺、聽覺、幻覺帶來的意象和隱喻世界,他的詩藝無疑是優秀且成熟的,或者讓你感到了優美,或是晦澀,又或者是模糊、沉重……強烈的動靜交替,把我們的某種隱藏的甚至是壓抑的情緒牽帶出來并與之情和景和境融匯在一起,使讀者的心靈被某種隱蔽又真實的東西強烈撞擊與之產生強烈的共鳴。
              荷爾德林稱寫詩為“人的一切活動中最為純真的”。讀谷風的詩最大的特點是他詩中的純真,甚至帶著孩子氣的較真。《小公園》構筑出一個意象的世界,讓人很容易沉浸于想象之中,甚至樂此不疲。我們知道,一切偉大的詩,都是要直抵心靈的,使我們得到美感的同時并能指引我們去參悟宇宙和人生的奧秘。詩的語言不同于我們日常用語,在語言中,最純粹的東西和最晦暗的東西亦即最復雜的東西和最簡單的東西都可以用詞匯表達出來。
              詩的言詞應是純粹的不具有任何現實指稱性,詩人通過這種純粹的語言,強調詩的藝術本質,除帶給讀者靈與肉的美感和詩意,還要帶給讀者更多、更寬、更純粹的審美境界。在《小公園》中,我們可以看到:詩人的創作狀態并非為靈感噴發出來的一蹴而就,而是讓我們更多地被詩中文字牽引進一個思考的冥想的場,置身于大量的抽象思維中。毋容質疑,這首《小公園》是浪漫的,它詩行中流淌的淡淡的憂傷、哀怨、孤零又和其中熾熱的情感、思念形成了很強的音樂性,仿佛你在聽門德爾松的e小調,搖晃、柔美的浪漫情緒和均勻齊整的形式美,緩慢與急促的高低音對比、虛與實、動與靜,處理手法精妙絕倫,優美的旋律中,講究的技巧境界……這也正好印證了瓦萊里說的“日常語言是純粹供實踐之用的工具。詩人的任務就需要在這種實踐的工具中找到某些手段,去創造一種沒有實踐意義的現實。”那么,這種語言就是“沒有實體感的言詞”,也就是我們在詩的場景中感受到的詩人為他筆下的每一個字、每一個詞,甚至他凝想時的每一次心跳與呼吸,都配上了唯美的音樂。《小公園》是詩人絕對自我又超越了自我的一個情感世界,毫無雜音,世界此刻在他面前,在讀者面前疣宛如一面巨大的鏡子,這一切呈現的思想鏡像是夢幻般的卻又是可感可知的真實存在,更是充滿著美好的藝術音樂世界。
                 那么,讓我們一起走進詩人這首《小公園》中,一起欣賞詩人深刻又獨特的表達方式吧。詩的開始是這樣的——
              
              “小到那一滴鳥鳴
              還未跑出多遠
              木板椅上悄悄多了華蔭”
              
              在這里,詩人就用“鳥鳴”的聲音,打開了讀者的耳朵,讓讀者沉浸在他布置好的詩意的大地上。鏡頭中,有意,或無意,“華蔭”下整首詩的氣息撲面而來,將你包圍其中。你的面前仿佛坐著一個凝思中的人,他安靜的身體和木板椅正被陽光溫情的撫照,你會感到一種傳遞過來的溫暖,一些說不清的對生命與愛情的思索,都隨著詩人的目光游向遠方。接下來,詩人又說——
              
              “小到,只允許我藏住一個人
              樹梢搖晃時,我正扶著
              她的名字她的情緒
              正扶住她方向盤上的專注
              一時間,我只將我撒了一地”
              
              在這里,詩人用第一人稱“我”的寫法轉入,將此地的“我”和彼地的“她”巧妙地通過“小到,只允許我藏住一個人"關聯在一起,"樹梢搖晃″暗示了詩人內心淡淡的憂郁和表達堅定情感的事實,并將單純的期待之情與思烘染出來。不難發現,詩人仿佛又是個攝影高手,熟諳取景抓拍擁有豐富經驗的攝影師,他時而將鏡頭拉遠、時而調近,而焦點始終對準人物的情感和內心,主體與客體不斷轉換,層層遞進的心理與外景和想象巧妙穿插結合在一起,“正扶住她方向盤上的專注”,這一句更是把場景跳躍到了遠方,再次造景,拉近了空間距離感,情和景的相互滲透,這樣帶給讀者無限遠的發散狀的詩性效果。而“一時間,我只將我撒了一地”更是高度的形象化,"我將我撒了一地",短短的一句是非常有特效的,讓我們可以感受到詩人對詩語言的拿捏具有很強的把控能力,它把作者大量且復雜的心理現象在詩行中赤裸裸地呈現出來,將內心思念的憂傷與悵然若失表達得淋漓盡致。
              
              “親愛的人,我打磨的光亮無邊的人
              小公園在布谷鳥聲的底下
              是想你時,我的姿勢一再反復
              像小小的陣雨,親愛的
              垂柳和木棉是我雨水中的沉浸
              是我獨坐著想著你的話語”
              
              “我打磨的光亮無邊的人”——這里的“我打磨的”中的“我”作為一個修飾原本可以省略,在“親愛的人”后面,可以是:打磨光亮無邊的人,或者是:這個打磨的光亮無邊的人,而詩人唯獨用“我”并非無意的使用,而是暗示了這個“親愛的人”“打磨的光亮無邊的人”與詩中“我”的親切又親密的關系,讓人時刻感到字里行間的真摯和濃濃的情意。而此時的出現的“陣雨”“是想你時"的一個隱喻,將雨的景象又與內心共融,詩意效果更大化地被實現,雨在此時的出現是什么意思?是否是作者心理的一個測影?又或者讓雨成為一種情感上的背景?如此將引發讀者更多的聯想。這些真實的情感流露被詩人通過有效的詩語言向外膨脹,可以說,這樣的寫作谷風幾乎是一氣呵成的,通過寬泛的詩歌語言與豐富的意象相關聯,在文本中愈加豐滿,更多地向讀者傳遞某種“焦慮”和“幸福感”,比如:“垂柳和木棉是我雨水中的沉浸,是我獨坐著想著你的話語”這樣的詩句生發得極其自然,強烈的畫面感引發讀者心靈的再次共顫,甚至給予讀者一種觸痛感和沉思。黑格爾認為詩歌是藝術中的藝術,在這首有著充沛想象力和豐富意境的詩歌中,我們讀到是詩人美好的心境和對愛情的無限向往和張力。整首詩幾乎都是在一種冥想中的自我言說和對話,感性與客觀同時存在的狀態下很好地將外景內化到心理的一種真實,詩人借助現實中的景去轉移并排解了某種情緒,傳達了詩意的效果,虛實結合,利用可看到、聽到、感受到的大量“物像”,如“鳥鳴”“木板椅”“方向盤”“陣雨”“布谷鳥聲”“垂柳和木棉”等,寄托了作者的思想感情,更體現了人與世界的一種隱秘的對話方式。而在結尾一句中,他是這樣寫的“是我獨坐著想著你的話語”更是隱情于景中,而“她”也在此時轉換成“你”,這是詩人在向遠方思念的人的獨白,也是內心深層的對話,生動傳神地將更大的精神寄托于一個大畫面中,給予更大的留白,也是留給讀者更寬廣的情感思考和想象空間,一個更完美又意猶未盡、流連忘返的感官效果,并延展了詩性。好詩推薦!
              
                   寫于2019.7.25
              
              
            附:原作
              
              小公園
              
              詩/谷風

              
              
            小到那一滴鳥鳴
            還未跑出多遠
            木板椅上悄悄多了華蔭
            小到,只允許我藏住一個人
            樹梢搖晃時,我正扶著
            她的名字她的情緒
            正扶住她方向盤上的專注
            一時間,我只將我撒了一地
            親愛的人,我打磨的光亮無邊的人
            小公園在布谷鳥聲的底下
            就像一道夏日裂縫
            是想你時,我的姿勢一再反復
            像小小的陣雨,親愛的
            垂柳和木棉是我雨水中的沉浸
            是我獨坐著想著你的話語
              
              
              2019/7/3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奇米影视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