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nxtdn"></ol><em id="nxtdn"><nav id="nxtdn"></nav></em>
        1. <track id="nxtdn"><i id="nxtdn"></i></track>

          <ruby id="nxtdn"></ruby>
            <ol id="nxtdn"></ol>

            李發模:《她用詩歌抒寫“浙大西遷”》

            ——讀周小霞敘事長詩《西遷西遷》

            作者:李發模 | 來源:天眼新聞 | 2019-07-06 | 閱讀: 次    

              導讀:李發模,生于1949年,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常務理事,貴州省詩人協會主席,一級作家,著名詩人。已出版詩集、散文集等共60余部作品。長詩《呼聲》獲中國首屆詩歌獎,被前蘇聯作家葉甫圖申科譽為“中國新詩的里程碑”,是當前中國最有詩人氣質和詩歌才情的作家之一。

              這是一部在“文軍長征”路上,艱難跋涉,尋找祖國興旺的長詩。這是作者以高度:的歷史自覺和文化自信,跨越時空,挖掘教育科技文化遺產的傳承和保護,以此以人文之光照亮人心在通往民族復興之路上,一位置身“轉折之城”的青年詩人對國家、民族、子孫后代負責任的態度。同時,也是以詩意記錄一段“求是”的文化與自然互助的歷史。

              寫浙大西遷,亦即“文軍長征”,與紅軍長征二萬五千里,如同共和國站起來的雙腿。也就是毛澤東所說的“槍桿子”與“筆桿子”。而挺拔的“兩桿子”的能量,又源于一個國家的教育。教育為什么?濃縮成一個字,就是讓人變成真正意義上的“人”。這“人”字,如果說因父母而出生是一撇,而后天的教育就是那一捺。撇捺之人如果只宥于眾“口”之說,只能是“囚”。人字唯有加上敢擔道義一橫方為“大”,再加上學識與科技領先“一”橫,是“天”。看當今天下,實力源于人才,人才扎根教育思想領先的沃壤,才能長出棟梁。唯有如此,一個民族方可立足于世界之林。  浙大西遷一段沉重的歷史   青年女詩人周小霞的《西遷·西遷》這部敘事長詩,以詩歌抒寫那時那戰亂的場景中,敘事浙大西遷至湄潭的辦學,更是以多彩的筆墨抒寫歷史人物內心。作品蘊含那個時代于時空、歷史、生死等命題的深入思考,將宏大的敘事與個體抒情有機融合,讓一段沉重的歷史充溢著人的體溫。

            周小霞與李發模

              讓我們從長詩的引言進入:“1937年秋,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戰火彌漫中華半壁河山,浙江大學師生在著名地理氣象學家、教育家竺可楨率領下,懷著“教育救國,科技興邦”的理想,踏上漫漫西遷路程。歷史兩年多,穿越江南六省,行程2600公里,于一九四〇年抵達遵義,湄潭,永興。堅持辦學七年,譜寫了一部偉大的“文軍長征”史,演繹了一部蕩氣回腸的魚水情。”

              該長詩第一章,輾轉西遷路的第二節中有這樣的詩句:“有時候,一段路程的開啟/不止始于足下,更是始于/無奈/有時候,一段路程的開啟/不止是始于足下/還是始于/冥冥之中的注定/……不知所起,亦/不問歸期”。為什么?“亂世的殘破”!第七節,宜山的回答中,是“日機的轟炸不放過一花一草/自然也不放過”,在浙大師生的“吃穿用度一度化為灰燼”的境況下,還以“樹林可做教室/大地就是板凳/雙膝當作桌腿/木板就是課桌”……“殘磚也能寫出柔情萬種/斷瓦也能唱出氣壯山河”。“求是校訓”在第八節“龍泉”中有這樣的描寫:“歷史是棵生命力很強的大樹/它從不因狼煙戰火而消亡”。在第11節“湄潭”中:“天堂淪陷,我們可以找到下一個天堂/故鄉在遠方,也必會有第二個故鄉”。如是飽含哲思的敘說,湄潭“這是一個有故鄉氣息停泊的故鄉”,“誰說古鎮太小/且能容納文學院、工學院、師范學院……”“這輾轉二千六百公里的西遷路/如同飛鳥劃過的弧線”。

              第二章敘說的“那些人,那些事”,是在物質條件十分艱苦的逆境中,浙大人胸懷報國之志,秉承“求是”傳統,茅草屋內,煤油燈下,簞食弦歌,孜孜不倦。與艱難困苦作斗爭!演繹了一個個動人的故事。竺可楨,他“注定與一所大學的命運同行”,“……他的心隱匿了一個名詞的導火索/一旦觸及/便會爆裂無處安放的靈魂”。作為浙大校長,他的桌上擺放的是“公私分明”。在高原放羊的王淦昌“深夜,還放牧/滿天繁星/于一盞油燈下/探秘宇宙線粒子的排兵布陣”。享譽世界的“東方第一幾何學”蘇步青,“咬著紅薯,吃著菜根/內心豐富的人一生都在追尋/影射曲線,微分幾何/科學的道路狹路相逢/山洞中也能聆聽真理的回聲”。愿為學子們做“保姆”的費鞏燈……茶館里的讀書郎——李政道……黃魚院長胡剛復……《駢枝集》里煨紅薯的錢寶琮……嚴溥泉、讓房記、欠周齋、送糧記、送行記、湄江吟社……詩人詩中的人和事,詩與史,讓我們“看見了蘇步青、錢寶琮、江問漁、王琎、祝廉先、胡哲敷、張鴻謨/然后有劉淦芝、鄭曉滄以及/后來一大批詩心蕩漾的人”……于詩中,我們還讀到了豐子愷——茅屋誘惑與藝術逃難,沒有鏡子的女生宿舍,總是守著天空的涂長望,馬一浮與浙大校歌,《四庫全書》的守護者,把黑板掛在我的胸前的章用。乃至“黎明”前離去的浙大文學院院長梅光迪,史學專家張蔭麟,心理學專家黃翼……

              創作,是鑿透自己,直抵通透之境,其間的厚度和廣度,是作者身處的地域和背景的熏陶,及自我語言的素養和特定的稟賦轉化的詩意的把握。從而所表現的命題和人心靈性所寫出的感受,是接過歷史的接力棒,從延續文化血脈中開拓前行。這應正是不忘本來,方能開拓未來。  浙大西遷在湄江河畔涅磐  該長詩塑造了一群在“浙大西遷”過程中及至在遵義,在湄江河畔頂天立地的“大人格境界”的學界泰斗和熱心教育事業的前人,同時兼顧地方自然山水與人文,講述的脈絡清晰,史實與現實相互呼應。既寫出了中國文教處于戰亂的杜鵑啼血,脫胎換骨再生轉型的涅磐,同時又展現了中國科教與人文邁向世界的雄健步伐。  文章合為時而著,作者在塑造歷史人物與各自不同性格,施教與學子的精神視域與靈魂的向度,其詩意與哲思。作者文筆雖然略顯稚嫩,卻因采寫用心用情,其詩化審美意蘊兼具的社會歷史對文學本質與意義的探尋,依然難能可貴。  讓我們接下來再續讀第三章,燦若繁星。“遵義、湄潭、永興,遠離戰火,其優越的人文、地理條件,為浙大提供了一個特殊的發展空間,使浙大迅速崛起,尤其是在湄潭期間,一大批科學巨匠相聚于湄江河畔,在破舊的廟宇茅舍中,在昏黃的桐油燈光下,以一種“衣帶漸寬終不悔”的精神和“不到長城非好漢”的氣概,潛心于各種科學實驗和理論研究,取得眾多舉世矚目的巨大成果。”這段話是作者在這一章之前的題記。該章節中有:貝時璋《豐年蟲及細胞學研究》;談家楨《亞洲瓢蟲色斑嵌鑲顯性遺傳理論》;陳建功《三角級數論》;盧鶴紱《重原子核的潛能及利用》;羅宗洛《植物生理學》;蔡邦華《昆蟲分類學》;羅登義“登義果之父”;程開甲“兩彈一星功勛”;束星北“中國雷達之父”;盧守耕《中國稻作學》;吳耕民《果蔬栽培學》;劉淦芝——著名昆蟲學家,茶葉專家……乃至“皈依中國文化的圣保羅”;“兩訪浙大的李約瑟”;“東方劍橋”的誕生。  第五章,讀書不忘抗日救國。黑白文藝社的“只問是非,不計利害”;戰地服務團的“華夏兒女如石磐”;馬列主義小組(拓荒社)“只要你準備好足夠的閃電/我們就配上狂風來一陣雷霆”;反總考運動,倒孔運動……  長詩還為讀者提供了明晰的研究理路,敏銳的四顧意識。  是時間的鐵樹開花。  《西遷西遷》是華夏智者的生命贊歌  讀該長詩,我曾以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目光看八、九零后以新世紀目光所及的人文地理,其中的差異不是嘴說和俯望可簡單論及的。繼而,我又以現在的目光平視新一代寫作者對題材、內容非常不一樣的抒寫。總擔心他們寫大歷史,大苦難,大關懷,大悲憫會欠閱歷與積累的火候。我又錯了,他們有他們自己獨一無二的寫作手法,既要表現,那個時代的一模一樣,又要體現在這個時代寫作的獨一無二。當然,這其中也帶有風險性的探索與創造,可以說,他們又遠遠超越了那個時代創作的我們。  我說周小霞的這部敘事長詩,是作者走向成熟的寫作。她詩中的立意與表現,就像時鐘指針分秒的擺動,從來出來,到去處去。傳統循環如圓,秒針先鋒沖擊,分針理論創意,時針定時報點。雖是周而復始,卻不能同日而語。分秒時針于圓內指向的四面八方,因時日的推移顯示的表現與內容的不同,有些像嘴說與心想,嘴上的那個時代與心想的這個時代與正在發生的時尚與用語,實質上是一種后轍和前行,不是簡略和繁復便可一概而論,但同時,其內涵卻恰恰在人性和生命這個點上散發出不同時代的人味。  我曾說過,長詩的流動似水。無論怎么變,就像水遇熱讀“沸”,遇冷結冰,升華為蒸氣,降落為雨……作品,怕的是看不到“今天”,今天又怕看不見“昨天”和“明天”。這就涉及想象和視野。文學想象帶來視野,而文學中的視野既源于生活又照耀生活中玄幻的現實意義——于人生,親情,友誼,秩序,善惡的文字表達中,可聆聽作者的心聲。  《西遷西遷》這部作品。作者以獨立的身份,同時又符合大眾的心理道破并強化生活的特質,詩句穿越時空的間隙,進而遞進和深入且豐富現實人生。   詩人的想象和視野決定作品的高度和寬度甚而厚度。內涵的是作者思考整個人類生存和生活的必須和如何看待世界。這兒的“看”是需要“洞察”真相,提煉出真諦,給讀者留有“想象”的空間。也就是宏闊的思維視野,既回歸自己,又有勇于走的能力,腳下才有上天入地的路徑。

              詩是過濾篩,也是時光機,同時又是吸鐵石。成熟的詩人,從來不是單一的結構物,而是復雜矛盾的綜合體,其兼容并蓄,海納百川的容量,溶解截然對立的元素,融為和諧共存卻又鶴立雞群。詩人永是文學中的“大神”與生活中的“庶民”。
              創作是偵探,文字內涵的可能性就像無窮的宇宙。一部作品,可見地域人文與氣質,也可讀出疏密是人靈魂的保姆。小霞的這部作品。讓我讀出江南浙大“求是”精神與高原湄江山地文化元素交融,而得出湄潭是一座高原人文糧倉和水上“江南茶館”善茶善思善言善美的“化仙”意境。從這意義上說,《西遷西遷》這部長詩。不僅是科教與人文的苦旅,還是華夏智者的生命贊歌!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奇米影视播放器